知道鐳女孩,是因為蘇上豪《藥與毒:醫療的善惡相對論》的一篇〈工殤鐳女孩〉,對於百年前這段醫療史,感到難以思議。蘇上豪的萬字文章已經把始末寫清楚了,而新近出版的《鐳女孩:二十世紀美國最黑暗的歷史與一群閃亮的女孩改變世界的故事》,以紙本四百餘頁的篇幅,詳加敘述受害者發病緣由、經過、醫療事宜,也紀錄她們與資方對簿公堂艱辛而漫長的過程。 完整文章
筆訪/愛麗絲 1898 年,瑪麗.居禮夫人發現新元素「鐳」,任何號稱添加鐳的商品都廣受歡迎。 自一次大戰起,用鐳製成的發光塗料需求大增,從飛機、潛水艇、戰艦到士兵手表等都要使用塗料,供軍事使用。戰後,夜光表成為時髦熱銷品,而生產鐳表盤的公司宣稱鐳對身體有利而無害。 完整文章
文/顧玉玲(北藝大文學所助理教授,北捷潛水夫症戰友團召集人) 借鑑歷史,從來不是促成我們「珍惜現在」,而是汲取前人的抵抗精神,面對當下的困境。「鐳女孩」這面鏡子,照見悲傷,也映現勇氣,在暗夜中發出瑩瑩微光。 預知死亡紀事 完整文章
文/林宜平(陽明交通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燃燒自己照亮別人」常用來描述辛苦工作的女性,不過在歷史上真有一群女性,她們因為暴露鐳,身體會發光發亮,她們用生命,讓我們進一步瞭解游離輻射的健康危害。 這幾年國際公衛學界倡議「預警原則」(Precautiona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