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亞榮‧布列格曼 一九六七年六月,以色列在驚人的六天內佔領加薩走廊(Gaza Strip)、西奈半島(Sinai)、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西岸(West Bank)與阿拉伯屬東耶路撒冷(Arab East Jerusalem)時,我年僅九歲。我還清楚記得,我們第一次的家庭旅遊是到剛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我們家靠近特拉維夫(Te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