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惠菁開宗明義談到這套作品特別之處在於,一是以文人而非以政治家、軍人的角度談日本近代化的關鍵時刻國家社會發生了什麼事,對這些懷有抱負的文人的創作與人生產生什麼重大的影響,在他們的作品裡如何呈現出來。 因此,它是有溫度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11年曾因重讀三毛寫了一首短詩〈他走了以後〉。 他走了, 雲高高的,雲低低的。 他在一艘木舟裡, 手握著槳,不在海上,在樹梢。 他走了以後, 我沒醒過,我沒睡著。 我還留在他走了的地方。 近日再讀《撒哈拉歲月》,彷彿又見到三毛和荷西手拉著手。 一個與世界格格不入的小女孩,在1980年代,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能走向遠方?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有位小說家在32歲時,完成了一本30萬字的小說;這本書在小說家逝世40年後,才獲得重視;再過40年,一位企業創辦人因為喜愛這本書,而以書中角色姓名為其咖啡店命名;又過了40年,這家咖啡連鎖店遍布五大洲,深入許多人的日常生活⋯⋯ 這家咖啡店,就是Starbucks,這位作家,就是美國作家赫爾曼.梅爾維爾,這本書,就是被譽為十九世紀文學代表經典作品《白鯨記》!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由剛出版《時間的河》作者小歐,以行腳與尋找、發現自我的角度,來談《奧之細道》,並窺見俳聖松尾芭蕉創作的內核,是另一種驚喜。 三百五十年前,芭蕉從江戶的深川出發,經日光、東北的松島、出羽等地,再轉往北陸金澤、敦賀,一共二千四百公里,花了將近六個的時間。 芭蕉成名甚早,為什麼在四十二歲時甘願冒著生命危險,甚至路倒於荒野的決心,踏上這趟艱辛的行旅?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九十多年前於一戰前後兩趟印度旅行的佛斯特,寫下了他在這片英國殖民地所見的偏見與對立。 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統治階級之間心態的歧異、男性與女性、西方與東方、國族或社會認同的我與本然的我⋯⋯ 在一件疑似性騷擾的犯罪事件𥚃,呈現衆人立場與關係的彼此角力,介入其中的各方人士或勢力,要的只是堅持既定的判準,真相在審判之前毫無重量。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也許你知道《歡迎光臨布達佩斯大飯店》的故事靈感,來自茨威格的著作。 也許你曾為《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和《同情的罪》心醉並心碎過。 也許你彷佛聽聞過茨威格悲慘的生命終點。 若是,你將從《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裡得到更多閱讀(聽)理解的線索。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經典也青春」節目第三次有領讀人指定要談梭羅,大概是僅次於夏目漱石深受喜愛的作家了。 由紅桌文化出版的《公民不服從》一書中收錄了兩篇梭羅極重要的演講稿,分別是〈公民不服從〉與〈沒有原則的生活〉。 我認為,前者是後者的人生哲學態度;而表面看似批判工業革命後個人生活遭工作、工作、工作侵害的後文,實則是前者論述的根基。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自稱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當指責他人「不是人」時,通常是指「無血無淚無同理心」,或直接代之以「禽獸」或「畜牲」。 這個近乎鐵律的看法,許久以來也不時引發更深層的討論。例如有情感情緒的動物比比皆是,而有情感情緒障礙的人類隨著工商業社會發達愈來愈多。(後者的對待又是另一個重要議題了) 完整文章
警察也是上班族!當今日本警察小說熱潮席捲了原本大叔以外的市場,女性、年輕讀者圈越見擴大。在名家輩出、競爭激烈的出版生態中,今野敏、佐佐木讓、堂場瞬一,這三位可稱為大眾小說閱讀「御三家」的作者,分別以鮮明的個性、獨特的風格,聚集了一批死忠的讀者。 且聽他們具備怎樣的要素和本事,創作不輟,引領風騷?而警察小說的特質,如何契合人心,創造最大的共鳴? 講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