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野學;譯/葉韋利 品味並非與生俱來 通常我都很乾脆地公開一切。 比方說,只要有人問我:NTT docomo的品牌──「iD」是怎麼產生的?「熊本熊」為什麼是黑熊?我都會照實回答。 在接受採訪時,只要被問到怎麼產生創意?怎麼創作?我總是知無不言。至於當中的本質和具體步驟,也會在演講或大學課堂上詳細解說。此外,我也撰寫相關書籍,面對客戶時,即使對方不主動開口,我也會毫不保留地傾囊相授。 完整文章
受訪者/陳威宇;訪談整理/大塊文化 1.俗話說:「從犯錯中學習」,《專家之路》一書中也強調所有的專家都曾犯錯,尤其是在學徒階段,更是需要有犯錯的空間,才能成長。在您學習技藝的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錯誤是什麼,從這次經驗中是否有得到一些日後持續受用的心得?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陳夏民 問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洞穿版)在2011年9月出版,而《與孤寂等輕》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而這些想法,是否也影響了《與孤寂等輕》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 完整文章
文/駱亭伶、梁維庭 攝影/張界聰 畢業後我到英國實習,再去法國學語言一年,在巴黎認識了 Wanye。由於兩人都是學服裝設計出身,覺得喜歡一件事就該好好地研究;我們從職人的圍裙、工作袍切入,Wanye 主控打版,我負責車縫,經營起自己的服裝品牌。 完整文章
說「寫作需要風格」,也許就像說「消費需要花錢」一樣,簡直多此一說。的確,這在文學的領域確是如此,但對於「報導寫作」,風格之必要,卻就不那麼理所當然了;畢竟,事件報導的客觀性與寫作風格的主觀性,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 不像小說或散文的創作,作者不是巧思布局,就是肺腑告白,風格容或雜沓,卻也百花盡情齊放。但在報導寫作的正統派眼中,風格卻往往是一座禁忌之城、不祥之物,彷彿一提及便生大亂。 完整文章
前一陣子我說出版業的「發行時代」已經結束,現在是「強力行銷的時代」;我覺得這個說法可能還太簡單,少了點深入的洞察力,對未來該怎麼做也沒有實質助益。我們需要更精準、更有解釋力,並且對未來也更有指引效果的描述框架。 剛好前兩天聯合報貼出了一則驚悚的出版崩壞消息,一下驚動了我臉書上的同溫層,大部分朋友的意見都停在驚惶、沮喪、政府在幹嘛……的層面上,很少有人討論出版社該怎麼辦的問題。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寫暢銷書有捷徑嗎?根據電腦的計算,答案可能是有的。 曾任企鵝出版社編輯的亞琪(Jodie Archer)以及內布拉斯加大學英語系教授喬科斯(Matthew L. Jockers)設計出一套演算法,命名為「暢銷書計算器」(bestseller-ometer),號稱能夠計算出暢銷書的潛質,且準確率高達八成。他們並且將自己的研究心得集結成書,以《暢銷書密碼》(Th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