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刊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6年,電影《驚悚》(Primal Fear)上映。 《驚悚》掛名的主角是李察.吉爾(Richard Gere),雖然彼時他已經不是1980年演出《美國舞男》(American Gigolo)時的奶油小生,但1990年的《麻雀變鳳凰》(Pertty Woman)及1995年的《第一武士》(First 完整文章
文/故事工廠 二十三歲的小薰為了籌措母親照護費用,自願到表哥強哥的「公關公司」工作,出賣身體,還進到監獄當會客妹,和十九歲的受刑人2923聊天。一個受刑人、一個會客妹,看似走到人生死胡同、對世界失望的兩人,一碰面竟產生奇妙的變化。原來,2923有聽見心聲的神秘力量,帶著小薰進入兔子洞的幻覺中,讓她看見雙親墜海背後的殘酷事實。2923也同時被迫第一次吐露自己犯案的黑暗童年。 完整文章
上個世紀的八點檔,這個世紀的鄉土劇,總有人認為這些影視作品的內容太浮誇太煽情太灑狗血太沒極限,這些評論有部分的確沒錯,但卻忽略了另一個明擺著的事實──很多觀眾長期收看這些劇集。重點在這些影集雖然看來誇大荒誕,但內裡與優秀的創作一樣,準確掌握了人的深層欲望、反應了人的真實特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無論你是不是驚悚、懸疑、恐怖或推理類型的讀者,這幾年應該都已經隱隱察覺:這類故事當中,「女性」的角色變得不大一樣了。 在這類故事裡,最簡單直接的想像,就是女性常會擔任「受害者」角色──在父權的、會出現肢體暴力的故事裡,女性常是承受暴力的一方,成為待援的目標,或者經由身體及精神受創的餘痕,成為主角必須解開的謎團。 但最近幾年,女性開始不甘於只當這類角色了。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3月初,一本樣貌怪異的小說集突然出現在英國與美國的書店與Amazon網頁上,等著全世界的讀者把它放進購物車裡。 它的封面看起來像是製作過程粗糙的盜版書,或是從1970年穿越時空而來的老舊漫畫:穿著軍服和學生制服的人們正對著畫面以外看不到的地方高聲歡呼,個個笑容滿溢,像一群幸福的複製品。封面畫作從正中間被撕開一道裂口,露出了底下的書名——《指控》(The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成立將即將滿三年,著力於媒合作家、出版社和編輯、設計師、行銷師等專業人士,共同合作出版一本「成功的書」的新創平台Reedsy,在累積了一定數量的關於書籍行銷經驗後,共同創辦人之一法葉(Ricardo Fayet)透過平台的部落格,分享了過去幾年來他觀察到的八項人們常犯的行銷錯誤。以下,我們也作重點整理,將法葉的意見分享給讀者: 1. 你的行銷對象是「所有人」 完整文章
不管是觀賞湯姆.福特執導的《夜行動物》,或是閱讀由奧斯丁.萊特所寫的原著小說,全都讓人十分享受,如果可以兩者都看,觀察其中的異同之處,則肯定是件更加有趣的事。 無論小說或電影,兩個《夜行動物》的故事主線其實不算差異太大,均以雙線手法同時並進,描述蘇珊收到前夫愛德華撰寫的小說書稿,隨著閱讀過程開始回憶過往,同時審視(或逃避面對)自己現今的生活狀況。 完整文章
原載於Fanily,經授權轉載 「為什麼觀眾熱愛推理劇?」、「為什麼大家喜歡偵探小說?」相信是你我心中反覆探討、感到玄妙的思辨,《植劇場─天黑請閉眼》於1月7日下午在閱樂書店舉行首場戲劇座談會,以「為何我們需要驚悚推理?」為命題,邀請導演柯貞年、演員賴佩霞(飾演芳姐)、小說家張耀升、「偵探書屋」店長譚端一同帶領觀眾走進「迷人的懸疑世界」中,替觀眾找到答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