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貝卡.韓德森;譯/張靖之 「我能做什麼?」這是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無疑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我們很容易掉入一種陷阱,以為只有英雄才能改變世界。然而,現實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成功的領導者是眼見改革浪潮已風起雲湧,於是順勢而為。美國的民權運動不是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完整文章
文/瑞貝卡.韓德森;譯/張靖之 過去十年來,使命感可以提高績效這種觀念,幾乎成為大多數人的看法。在一項調查中,每五位執行長中就有四位同意,「企業未來能否成長和成功,取決於是否找到以價值觀驅動的使命,並在利潤和使命之間取得平衡」,以及「賦予員工切身的使命感,讓他們有機會做更加以使命為導向的工作,不管對企業還是對員工都有好處,是雙贏的作法」。 完整文章
文/瑞貝卡.韓德森;譯/張靖之 今天,許多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們根深柢固地相信,企業唯一的職責就是創造最大「股東價值」。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或許是推廣這個觀念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他曾說:「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善用資源做提高利潤的事。」從這個觀點出發,不難看出為何有人認為關注長遠目標或公眾利益不僅不道德,可能還不合法,甚至是行不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