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之衡 在網路技術與手機推陳出新的時代,出現簡訊文學與推特文學這樣的東西並不奇怪,而小說與閱讀行為似乎也自然越來越顯精緻短小了,但若說文學的藝術性、可讀性或溝通任務將從此大打折扣,那麼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大概不同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