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從某些層面來看,我們都知道酒精不是太值得擁抱的東西,但偏偏,文學史上就是有一群人把這東西變得那麼浪漫,從希臘神話的迪奧尼修斯(Dionysus)到紙醉金迷的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甚至到水中撈月的詩仙李白,種種迷人又有趣的軼事與文學形象,在在讓人忘情地……扭開瓶塞。如果你喜歡酒,但對這件事還是有點矜持,那麼《The Daily Beast》的專欄作家麥妮莉(Allison McNearny)已經為你想好偶爾貪杯一下的好理由了。

她在專欄文章中,精選出世界 13 座城市共 15 家與文學不可分割的酒吧,讓喜愛在微醺中思考篇章與遙想文學彼岸的你有個明確可追逐的目標。我們不鼓勵濫飲,但不反對小酌怡情,尤其一點酒精的催促如果能讓你文思泉湧,那不妨就從以下摘錄幾家名單喝起:

1. 牙買加/Liguanea Club/伊恩‧佛萊明

位於牙買加的 Liguanea Club,是創造出 007 背後的那位男人伊恩‧佛萊明(Ian Fleming)一生最愛的酒吧。據聞整整有 18 年時間,佛萊明每年都會在他位於牙買加的度假小屋「黃金眼」(Goldeneye)度過兩個月時間,而這家酒吧就是他度假期間最常消磨之處。

當時這是一家全會員制酒吧,會員均是富有的外籍白人,充滿殖民主義色彩。而在佛萊明的作品中,Liguanea Club於《八爪女》(Octopussy)搖身一變成為「王子夜總會」(Prince’s Club),於《第七號情報員》(Dr. No)則成為「皇后夜總會」(Queen’s Club),而電影版的《第七號情報員》甚至將劇組拉到真正的 Liguanea Club 拍攝。

2. 英格蘭牛津郡/The Eagle and Child/托爾金和路易斯

The Eagle and Child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irene.

1930 和 1940 年代,在牛津有一夥人稱呼自己是「吉光片羽社」(The Inklings),每周星期二都會光顧這家被他們戲稱為「鳥與寶寶」的 The Eagle and Child 酒吧。這一夥人當中最有名的兩位就是《魔戒》作者托爾金(J.R.R. Tolkien)與《納尼亞傳奇》路易斯(C.S. Lewis)。他們會待在酒吧後廂的「兔子房」(Rabbit Room),高談闊論手上的寫作題材。

為了紀念這些被托爾金形容為「理性的饗宴與靈魂的流動」的吉光片羽,兔子房中就掛著一塊銘刻板,寫著這一夥人在酒吧的故事。

3. 馬德里/Cervecería Alemana /厄尼斯特‧海明威

Cervecería Alemana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ROAsela Ortiz de Murua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最有名的事蹟之一,即是喝遍世界,而這家 Cervecería Alemana 則據傳是他來馬德里「看鬥牛與追女人」時的首選。他造訪這家店的次數之多,連店家都幫他在店內留了一個專屬座位。

想當然耳,被這樣一位文學界的酒中豪傑加持過,酒吧自然也成為了文學迷觀光客必訪的聖地,不過有意思的是,即使如此,Cervecería Alemana 至今仍始終維持著 1904 年開業以來的原貌。

4. 都柏林/Davy Byrnes Pub/詹姆斯‧喬伊斯

這家 Davy Byrnes Pub 酒吧曾經出現在喬伊斯(James Joyce)的《都柏林人》(Dubliner)和《尤利西斯》(Ulysses)中,也因此,它成為喬伊斯迷心中的必訪之地。每到紀念喬伊斯的「布魯姆日」,書迷們就會追隨《尤利西斯》主角布魯姆(Leopold Bloom)的腳步,到此享用三明治與酒。

5. 巴黎/Les Deux Magots/卡謬、沙特、西蒙波娃、海明威

Les Deux Magots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rcus Grbac

二十世紀中期,巴黎可能是每個追求醉生夢死的作家必訪之地,而在這種泛著某種奇異光環的咖啡館文化之下,Les Deux Magots(雙叟咖啡)成為當中的傳奇之一,因為這裡是當時法國文藝圈的幾個大名──卡謬(Albert Camus)、沙特(Jean-Paul Satre)、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畢卡索(Picasso)等人流連往返之地,當然了,還有這種場合從來不缺席的海明威。

6. 古巴哈瓦那/Sloppy Joe’s Saloon/格雷安‧葛林

Sloppy Joe’s Saloon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raham C99

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曾經將這家古巴遠負盛名的Sloppy Joe’s Saloon酒吧寫進 1958 年的小說《哈瓦那特派員》(Our Man in Havana)中,隔年小說電影版開拍,而提及酒吧的場景就在此拍攝。

在共產黨全面控制古巴之後,這家酒吧被迫關閉將近 50 年,直到 2013 年,Sloppy Joe’s Saloon 重新開張,為了紀念它的往日榮光,新店主不但訪問了舊時代的老客人,企圖將當時的風貌重現,也將曾經光顧的名人相片一一排列在店內牆上,除了葛林,還有海明威、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艾娃‧嘉德納(Ava Gardner)等人。

7. 舊金山/Vesuvio Café
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

Vesuvio Café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oco Steve

1950 年代的舊金山因為「垮掉的一代」而閃耀光芒,其中一條日後被稱做「凱魯亞克巷」(Jack Kerouac Alley)的巷子中,就是 Vesuvio Café 的所在地,在這家店裡,《在路上》的作者凱魯亞克與金斯堡等人會在此飲酒交談與寫作。到了今天,這裡依然是當地有名的藝文集散地。

想追隨其他更多作家包括伊夫林‧沃(Evelyn Waugh)、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希薇亞‧普拉斯(Sylvia Plath)、狄蘭‧托瑪斯(Dylan Thomas)、朵洛西‧帕克(Dorothy Parker)等人的微醺足跡,強烈建議回到原文參看喔!

延伸閱讀:在酒精與美食裡尋覓繆斯

  1. 經典作家最愛喝的飲料是……
  2. 到巴黎左岸莎士比亞書店,別忘了點份「餐包依然升起」配本海明威!
  3. 威士忌酒窖裡的守護者
  4. 在咖啡、酒香,及滿屋舊物當中推理──偵探書展讀書俱樂部

資料來源:The Daily Beast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