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我們聽過太多經典作家(或藝術家、科學家、音樂家……)們陷入精神疾病的困境、性格難搞、四處與周遭的人搞砸關係,甚至拉著身邊的人一同毀滅的種種故事。這種故事聽多了,我們就以為,似乎越是在創作領域上散發無可逼視的光芒的人,也就越是瘋狂、越難相處。如今一篇研究顯示,「天才與瘋子只在一線之間」這句老生常談,可能既不是錯覺、不是迷思,更不是偏見。事實上,創作能力與骨子裡的瘋狂基因,很可能是共息共生。

菲律賓馬尼拉德拉薩大學(De La Salle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加蘭(Adrianne John Galang)針對這個題目領導一項研究計畫,且近日在《人格與個體差異期刊》(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發表報告,文中即認為,創作型人格更容易展示出較高的情緒抑制解除(emotional disinhibition)性格,以及不誠實與冒險性格。

「我們認為情緒抑制解除透過精神疾病式的膽量性格表現出來後,事實上與創作過程的某些創作型人格和功能是互相聯合的。」原文如此寫道。

在這項研究中,為了了解精神病如何在人的行為中作用,加蘭團隊設計了三階段的實驗。第一階段中,他們在線上發出問卷,請 503 位受測者作答,藉此評估他們性格中的「黑暗三角」(the dark triad):自戀(narcissim)、馬基維利主義(Machiavellianism,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性格)、精神病態(psychopathy);接著,受測者從十種創作領域(視覺藝術、音樂、寫作、戲劇、幽默感等等)為自己打分數。

結果顯示,自戀和精神病態性格,與自我評估的創作成就呈現正相關。(但這也代表,這些性格的人更有可能高估自己的成就或能力。)

第二階段中,他們則測試了 250 位大學生的膽量性格(較不易感到恐懼或壓力)、惡意性格(較具侵略性,且缺乏同理心)以及抑制解除性格(較易產生衝動情緒與行為,忽視社會習俗與風險評估)。

結果顯示,受測者的膽量與創作成就呈現正相關;諷刺的是,幽默感成就則同時與膽量和惡意呈現正相關;不過,單就寫作領域而言,寫作成就則與惡意呈現負相關,這代表成功的作家可能更傾向不對他人造成壓迫,也更具同理心。(但必須大膽!)

第三階段則讓 93 位學生接受一系列賭博與擴散性思考(divergent thinking)測驗,並透過皮膚電導了解受測者在測試過程中顯示出來的焦慮程度。擴散性思考指得是根據既有訊息,產出大量且多樣的訊息,其雖不等同創造力,但已經被視為創造力的潛能或創造思考的主要歷程,因此也常被用來預測創造力的表現。而這個階段的測驗結果顯示,越能夠擴散性思考的人,在賭博測試中更能夠外顯出冷靜,但同時這些人也表現出更高等級的情緒抑制解除性格;也就是說,性格更為衝動而無視他人的人,反而更能在賭博中不顯激動,並展現出更高的創作力。

綜合這些結果,我們得知較具創作性格的人會表現出更明顯的精神病特徵,尤其是膽量這一項。

我愛創作,難道我是……?

到此,如果你是個有志創作的人,是不是對自己的性格有些擔憂呢?不過,先別太快跳向結論,報告中說,研究歸納出來的這些特徵其實較傾向於利他社會型精神病,而非反社會型精神病。

「我們認為,某些與精神病惡意和抑制解除相關的反社會行為並不一定和創作型人格相關。相反地,這些特徵只是偶然與創作人格重疊了。」

「整體而言,創作領域可能不僅僅是將一個人形塑出更傲慢或不誠實的人格,很可能還主動篩選出這種人來,但這並非意在展現出難以相處的特徵,而是這些特徵本身就與創作力本身互相牽連。」

「如果這個研究模型能夠進一步進行實用,大概就是培養各種膽量性格,同時試著緩和具有傷害性質的抑制解除性格,而這可能就是同時在教育與專業領域中塑造創造力的關鍵。」報告最後下了這個結論。

也就是說,精神病未必能產生創作力,但有創作力的人多少會展現出精神病徵,但只要正確引導,這些病徵反而能在社會留下貢獻

因此,喜愛創作的你,下次一聽別人夸夸大談「創作者等於瘋子」這樣的「偏見」,別急著辯解,先想想你可能成就的事吧。(或者,你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說?)

用科學的眼睛看閱讀與寫作

  1. 哈佛認知科學與語言學理論歸納出的六大寫作建議!
  2. 不只是自我安慰而已! 科學研究發現,讀書會讓人變得更聰明、更善良
  3. 資訊排山倒海,我們該如何辨識「偽科學」?費曼先生早有解答!

資料來源:Electric LiteratureIndependentHuffington PostDaily Mail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