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想要拉攏作家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尤其面對政治議題的時候,作家可能就是最硬頸的那一群人。日前,眾多美國作家集合起來聯署,並發表一份〈給美國人的公開信〉(An Open Letter to American People),陳述多項理由,嚴詞反對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參選美國總統。

參與聯署的人包含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喜福會》作者譚恩美(Amy Tan)、《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作者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已婚男人》作者艾德蒙.懷特(Edmund White)等知名作家,而名單從美國時間 24 號發表的 450 人,更在數小時內增加到超過600 人,很快地,這封公開信立刻傳遍全美各大媒體。

美國的總統選戰至今戰況激烈,川普強烈而極端的個人形象與幾乎口無遮攔式的言詞,從一開始被當成笑話,到如今獲得一半美國民眾的支持與熱愛,宣示著美國人終於進入被迫要重新選擇自我價值的時代,對於美國知識分子與藝文人士來說,如同洪水猛獸一般存在的川普,變成他們不得不正視的存在。

一場關於選舉的實境電視秀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蘿森伯格(Alyssa Rosenberg)撰文認為,雖然她的立場會與這些作家站在同一邊,但對於這封公開信的效果卻有些悲觀。她認為川普已經成功將這場選戰轉變成一個實境電視秀,並為自己塑造出一個實境節目中的壞蛋角色形象。

「雖然壞蛋通常拿不到節目大獎,但是一般的手段通常也阻止不了他們,」蘿森伯格寫道,「如果壞蛋的觀眾群喜歡看粗蠻和乖僻行為,那麼呼籲禮貌和和諧就沒有用。如果某人的粉絲轉台過來是為了娛樂,而不是為了看英勇表現,那麼強調技術的價值就不會有任何成效。」

「表達重要理念和說服大眾接受應當用於治理政治的規範是兩回事,」對於作家的聯署聲明,她評論道,「我只希望選民今年秋天能夠決定出接受娛樂和接受治理之間的不同,可是我沒有把握。」

當然了,作家們也知道這是一場硬仗,聯署人之一的作家蘿拉.范登.伯格(Laura van den Berg)就在推特上說:「川普就是這場大選過程中的大敵,要擊敗他,需要我們所有人的力量,團結起來奮戰到底。」

以下是〈給美國人的公開信〉全文:

因為身為作家的我們,特別知曉語言能夠以權力之名,透過多種方式遭到濫用;

因為我們相信任何建立在多元文化價值之上的民主形式,也歡迎有原則的不同意見,更希望透過理性的辯論達成一致性;

因為,儘管美國歷史曾經存在好幾個排外與盲從的時代,但我們的歷史打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將各種不同背景的人融合在一起的大型實驗,而不是彼此針鋒相對;

因為獨裁政權的歷史就是操弄與分化的歷史,就是煽惑與謊言的歷史;

因為追求正義必須利基於對真相的正視;

因為我們相信知識、經驗、彈性,以及對歷史的知覺,都是領導者不可或缺的要件;

因為能讓一個人為美國發聲、領導美國軍隊、維護美國友邦,或代表美國人民的條件,並不是財富或名聲;

因為一個蓄意訴諸歷史中那些最粗鄙也最殘暴的元素、向從眾鼓舞敵意、壓倒對手的聲音、恐嚇異議人士,且詆毀女性和弱勢的政治候選人出現了,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發出立即而有力的回應;

基於上述理由,我們每一個署名者都本著良心,堅決反對唐納.川普參選美國總統。

別小看閱讀與寫作的力量…

  1. 「美日安保條約」 引發日本藝文圈群起反對
  2. 「我是記者,才能不帶任何政治立場講出事實。」──專訪《故宮90話》作者野島剛
  3. 只用一本書,就讓碧昂斯與川普都甘拜下風?!

資料來源:Lit HubLA TimesWashington Post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