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在小說類型越分越龐雜的時代,出現以專門類型為取向的書店並不奇怪。在洛杉磯的卡爾弗市(Culver City)的Ripped Bodice書店,就只賣言情小說──不過,2016年才開業的Ripped Bodice,居然還是美國第一家言情小說專賣店呢

Ripped Bodice(撕裂的馬甲)這個店名看似有些奇怪,其實是「bodice ripper」這個字的變體,俗稱內容帶有色情成分的言情小說。因此,如果在Ripped Bodice翻書翻到一堆讓人臉紅心跳的情節也不需奇怪。這家店由畢雅與莉雅.科賀(Bea and Leah Koch)姊妹共同經營,她們2016年在Kickstarter募資平台募得91,187美元,成功開業。

「我們發現,言情小說這個類型是一個相當不可思議的社群;這是一個充滿睿智、風趣、熱情讀者的社群,他們都和我們一樣喜歡討論書。」科賀姊妹在Kickstarter的募資網頁上寫道,「但我們也很快發現這個類型附帶的汙點:人們都認為這類小說比起其他類型比較沒有價值。言情小說的粉絲並沒有一個實體空間,可以相約前往買書的地方。我們想要改變這個現況。」

根據美國言情小說作家協會(Romance Writers of America)的資料,言情小說光在2013年就可以創造超過十億美元的產值,是北美地區最受歡迎的類型。靠著廣大言情小說書迷的幫助,科賀姊妹利用募集而來的資金開啟了她們的夢想。

「因為我們只賣一種類型,所以店裡都用子類型來分類,」妹妹莉雅說,「我們分成四大區塊:歷史、當代、超自然,和情色。」但除了這些較容易理解的子類型,書店裡還有其他更加小眾的類型,例如懸疑、牛仔、LGBTQ,以及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我愛搖滾樂」(I Love Rock & Roll),根據莉雅的說詞,這種類型裡「充滿摩托車和刺青」。

事實上,為小說分類一直都是Ripped Bodice的難題。

「你該怎麼幫一本女同志吸血鬼情色小說上架呢?該放到女同志區、吸血鬼區,還是情色區呢?這就是我們實際會碰到的問題。」莉雅說。

除了分類問題,另外有一些子類型是科賀姊妹不會擺到Ripped Bodice書架上販售的,比如Non-Con(non-consensual,非兩廂情願)和Dub-Con(dubious consent,半推半就),姊妹倆認為問題不在讀或寫的人,而是這兩種類型違背了她們想推廣「健康的性」的理念。而這也是為什麼她們拒絕在店裡上架《格雷的五十道陰影》(50 Shades of Grey)這本全球暢銷書的原因。

「那並不是一種健康的BDSM關係,但人們卻可能到處索求這種關係。」她們表示。

身為言情小說專賣店的主人,科賀姊妹自然也將各種子類型隨世局變化而消長的現象看在眼裡。比方說,畢雅提到,現任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Trudeau)才當選沒多久,就出現一種「首相主題」的類型;「另外還有一種人稱『億萬富翁愛情小說』(billionaire romance)的子類型,呃⋯⋯已經掰掰了,」莉雅說,原因是川普的出現,徹底將這種角色原型摧毀,億萬富翁不再性感了

不過近期出現一位作者艾莉夏.萊依(Alisha Rai),寫了一系列以印裔美籍商場女強人為主角的作品,算是顛覆了傳統以白人男性為主的億萬富翁愛情小說。「希望這種作品能多一些。」莉雅說。

用字的變化,也是科賀姊妹在言情小說中觀察到的有趣現象。比方說,過去當小說中必須提到男性器官時,許多作家會使用較委婉的「小弟」(members)或「器官」(organs),現在則流行起大喇喇地直接使用「雞巴」(cock)。

不過,像諾拉.蘿伯茲(Nora Roberts)這位重量級的言情小說家,依然會避免使用潮流用語,至今寫到女性性高潮時,還是會使用「在輕飄飄的薄翼上漂遊」(floating away on gossamer wings)這類形容。對科賀姊妹來說,這位作家在她們心中始終具有不可抹滅的地位。

「我們是很嚴肅看待這份事業的,甚至連討論別人怎麼用各種方法描述陰莖都很嚴肅,但要別人理解這點很困難,」畢雅說,「我們對喜歡讀和寫言情小說的人們充滿了愛與尊重,再怎麼說那可是我們的整個人生耶⋯⋯不過嘛,有時的確看起來是有一點蠢啦。」

參考資料:

The Ripped Bodice官方網站ViceKickstarter

言情小說超乎你的想像啊!:

  1. 光是讀羅曼史還不能滿足渴望? 這支APP「演」給你看!
  2. 自己當電子書出版商 羅曼史作家賺大錢
  3. 這是一個尋覓知音的過程,希望有一天我們都能找到對方──專訪《遺落之子》作者凌淑芬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