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還記得你第一次讀到《野獸國》(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時,所感覺到的那種恍然與興奮嗎?這本充滿讓人著迷魔力的兒童繪本是莫里斯.桑達克(Maurice Sendak)最著名的作品,讓他所有年輕的讀者都能逃到那個有著細緻線條與狂放想像力的奇幻世界裡。

這位插畫大師2012年過世,而在他離開我們五年後的現在,一件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卻發生了——

莫里斯.桑達克將在2018年推出全新的繪本書。

這本從未出版過的新作《遺忘邊境裡的佩斯托和賽斯托》(Presto and Zesto in Limboland,暫譯)其實是桑達克少數醞釀十幾年之久的作品──不是因為它的格局太龐大或者結構複雜,純粹是因為桑達克一直被其他計畫吸引過去,結果總是忘了有這本作品的存在!

《遺忘邊境裡的佩斯托和賽斯托》是桑達克和作家好友佑寧恪斯(Arthur Yorinks)一起合作的作品,書中的兩位主角佩斯托和賽斯托其實就是他們對彼此的外號。這兩個外號有個有可愛的故事:桑達克和佑寧恪斯各自的住處本來距離遙遠,互相拜訪的時候都是坐火車,所以對兩人來說,衡量對方住處的距離都是以火車站為出發點。所以當佑寧恪斯打電話告訴桑達克他也搬到了康乃狄克州,且兩人的家很近時,桑達克理所當然地以為差不多也是要半個小時左右的車程。

「然後我跳上車,三分鐘就開到他家了。桑達克嚇了一跳,開門就說:『Presto!』,那就變成我的外號。」佑寧恪斯這樣告訴《出版人週刊》。Presto是樂譜上對「急板」速度的稱呼;而押了同樣韻腳的Zesto,就成了佑寧恪斯對桑達克的小名。

1990年,桑達克應邀為倫敦交響樂團繪製插畫,他搭配著捷克作曲家楊納傑克(Leoš Janáček)1927年改編自捷克童謠的作品〈Říkadla〉繪製了十幅畫作,而這十幅被桑達克和佑寧恪斯根據童謠內容而暱稱「甜菜根」的畫作,就是《遺忘邊境裡的佩斯托和賽斯托》的起點。多年的編輯搭檔狄卡普阿(Michael di Capua)建議桑達克可以將圖配上翻譯精良的童謠英文譯文成書,但因為翻譯的難度非常高,且桑達克實在太忙了,所以這些圖最後被忘在抽屜裡,一躺就是七年。

桑達克再次想起這些甜菜根,是應著名美籍小提琴家五嶋綠的邀請,將它們出借做為慈善募款表演的搭配插圖。而五嶋綠的表演結束、這些畫作再次回到抽屜裡之前,佑寧恪斯抓住了機會問桑達克:「你也覺得它們可以變成一本書,對吧?」答案當然是肯定的。於是,這兩人將十幅畫作在桑達克的工作室裡一字排開,讓想像力與笑聲同時狂飆起來。

「我們在那天下午歇斯底里地不停大笑。」佑寧恪斯說。「但幾個小時之後,故事線就開始聚集起來了。那是個向我們的友誼致敬的故事,所以我們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那兩個角色——佩斯托和賽斯托。」

他們在接下來幾個月中又修改幾次故事,但還來不及想著要出版,桑達克和佑寧恪斯又再次因為各自工作忙碌,而忘記了在故事中碰上一大堆悲慘事件的佩斯托和賽斯托。於是這兩個可憐傢伙便又回到了桑達克的抽屜裡。直到去年,當莫里斯.桑達克基金會的主席卡彭內拉(Lynn Caponera)在整理桑達克的檔案,想把一些不需要的東西丟掉時,才又意外地發現了這兩個等了二十年都還沒進到出版社的傢伙

卡彭內拉把手稿掃描給狄卡普阿,狄卡普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還能再看到這些畫作,以及它們所搭配的完整故事。狄卡普阿邀請佑寧恪斯為這本從未面世的繪本做最後修飾,佑寧恪斯當然同意了。於是,被譽為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圖畫書創作者的莫里斯.桑達克,即將在二十一世紀推出全新的作品。

《遺忘邊境裡的佩斯托和賽斯托》預計將於2018年秋天出版,而拍照時總是一臉嚴肅神秘表情的桑達克,要是能看到每個讀者被這本書逗得哈哈大笑的模樣,肯定也會像野獸一樣,露出爽朗的笑容吧!

資料來源:

Publisher WeeklyThe Guardian

繪本的經典意義及進入新時代的變化

  1. 陳培瑜:繪本從來都不是拿來教訓小孩的
  2. 不是國際書展才買書!歐巴馬執政八年的書單總整理
  3. 「自拍式」童書浪潮來襲:一本高度個人化的暢銷故事書如何影響兒童娛樂未來?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