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張鈞昀、朱思穎

色中有情,情而有色,兩者是融而唯一的現狀,人們會被色所吸引,被情所感動。

當晚台北下著小雨,但不影響青鳥書店這場閱讀分享會的舉辦,座無虛席,稍微晚一點來的聽者排站在青鳥入口,興致勃勃的期待著鄭治桂分享西洋美術史的故事,想窺探西洋美術史中情與慾的心情,不言而喻。

何以美是一種財富?鄭治桂從過去所搜集的剪報開始談起。「前選美皇后走私犯罪」、「名模吸毒」、「美女當上高官」等,這樣的新聞標題在生活之中隨處可見,媒體對人性的熟稔正是源自於人們對美的不可忽視。美的本身即是現成的藝術,美在此刻成為一種財富。

談到美,無法不聯想到希臘神話中最具知名度的愛與美之神,也是此書第一章的主角──維納斯。她總是以裸露的姿態現身,長髮及肩、姿態優美,且不持任何道具,種種的特徵使她成為藝術史中最易辨認的神。鄭治桂點出,畫家在描繪維納斯時,會特別著墨肌膚的細緻,使其更具有女性的魅力,反之,強調肌理的線條則會增加陽剛的氣息。總以男性人體為創作題材的米開朗基羅,畢生的作品中鮮少以女體為主角,若有,也是仿效男體般有著結實的肌肉與寬厚的體態。他認為男體是受之外在社會的壓縮而扭曲,展現生命力的同時也產生了抗衡的美,藝術家應該創作的是有生命力的身體,而不是女子現成的優美姿態,裸露在此時形成一股力量。

鄭治桂說,「直覺、觀察、觀念,是認知世界上各種事物的三個階段。」

直覺──當下對人對事物認知出的美,不需要多思考的感受。觀察──理性分析為何自己對這件事物產生情感。觀念──將這份感情深植入自己心中,成為不可瓦解的存在。

但大多數人認識藝術作品都是從第三階段「觀念」開始的,美術老師或者專業學者侃侃而談美術史上作品的年代、作者、繪畫風格,先讓我們對藝術產生一種觀念,接著對照該作品,先入為主地對藝術作品有了理性的分析,以至於大部分的人不會有第一眼看中這個作品時的體悟與感動。

但是我們看色情電影就不會想這麼多,因為這些電影大多是沒有道理的。」鄭治桂笑道。情色藝術類的電影是個很難拍攝的題材,所有跟情慾有關的藝術創作都是如此,因為觀賞者通常第一眼只會接收到情色給予我們感官的刺激,若是反覆觀看這些作品,也許才能理解創作者想藉由「情色」切入的其他深意。「畢竟他們不可能花了許多心思,只為得到觀賞者的一句:好美。」

情色美術史》談的是慾望在世世代代的西方藝術史裡如何流動, 鄭治桂的分享像替此書褪下性感書衣,談的純粹是裸與露的藝術。 裸露的面貌萬千,裸露在日常生活中通常是羞愧的,在西洋藝術中卻多半是神聖的,有時候也可能是慾望的(即是此書探討的情色藝術) 。它可能是讓藝術家名留青史的關鍵,也或許流於俗媚而受世人評判。經過鄭治桂的講解後才發現,原來裸體藝術(Nude Art)在過去藝術史中是存在著潛規則的──裸露者必須具有身份,並存在於個別於現代的時空裡。令人不禁莞爾,高雅與不雅之間的距離是如此地微妙。

不遵守規則的畫家自然存在。1863年,《草地上的午餐》在法國沙龍的「落選區」展出,畫家馬奈以一個庶民女子作為裸體模特兒,此舉震撼了當時的社會,引起不少譴責。「藝術家如果會自我反省的話,那就不是藝術家了。」鄭治桂打趣說道。兩年過後,頑強的馬奈不顧左右而言他,再度發表了向文藝復興時期的名畫《烏爾比諾的維納斯》致敬的《奧林匹亞》。這一次,馬奈更加大膽地挑釁大眾。他筆中的繆思默蘭並沒有維納斯的精緻五官,身形更是不加修飾,卻是那麼自信地直視著觀者,無懼於規矩。「脖上的緞帶像禮物上的結,等待被拆封。」在講者的引導之下,揭示畫中一個個隱晦的性暗示,能夠想像這幅畫在保守的十九世紀會是多麽挑戰的一幅作品。

百年過去,裸與露一直不是一門輕鬆的藝術。對女性來說,如何正確地裸露成為畢生的課題,平口的禮服是優雅的,過低的領口卻是放蕩的。對藝術家來說,裸體是行為藝術的表現之一,身體就是最原始的畫布。

藝術裡有裸露,但裸露的本身並不直接構成藝術,端看創作者如何詮釋這你我皆有的肉體

當日的時間不夠鄭治桂講解作者池上英洋的另一部《殘酷美術史》,但他仍然興奮地分享了代表殘酷的經典之作──《拉奧孔與兒子們》,這座雕像訴說著拉奧孔洩露天機後的懲罰,巨蟒纏繞住他們三人,蛇頭輕靠在拉奧孔骨盆處,拉奧孔的面部猙獰不已。「這是一件極為宏偉,也極為纖細的藝術作品,它完美詮釋了一場越努力抵抗,卻越顯徒然的悲劇。」

「就以這件沈重的作品與前面那些輕飄飄的女人做一個平衡。」在講座的最後也不改幽默風趣的做了結尾,期待下次鄭治桂老師再訪青鳥,向我們解說《殘酷美術史》中更多精彩的故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權力,就在情欲之間流動:

  1.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請問諸位名門正派、公婆夫君:我能不能在受害者的位置講話?
  2. 善與惡是社會為演化所創造出的觀念,人應該從罪愆的偏見中解放出來。
  3. 愈發晚熟的同儕關係,「佔有慾」也愈發膨脹⋯⋯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