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PS. 不能在麻瓜面前施展其他魔法,請見諒。

文/愛麗絲

喜愛閱讀的人,除了書架上隨時要上演土石流的眾多紙本書,也可能選擇投入電子書領域,不僅不佔空間、還能隨買隨看,零時差享受閱讀時光。但從紙本書跨入電子書領域,有不少讀者總會想搜尋,是否自己想讀的紙本書,都能找到電子書版本。

Readmoo 讀墨電子書分享書站上,讀者搜尋後,如果找不到想讀的電子書,可以點選想要電子書、一鍵許願,作為通路端,我們將收集讀者反饋後,轉交給出版社,希望藉此讓他們願意上架電子書。

在「分享書」許願之後,Readmoo和出版業的朋友們要做哪些事?

但上架一本電子書,並不是出版社收到反饋後,就能直接將書檔上架平台這麼簡單,一本書要有電子書,總共有四個環節,最上游是「權利人」,一般而言多是作者、外國出版社或經紀公司),接著由「版權代理」,授權給台灣的「出版社」發行中文版,再經「通路商」販售至讀者手裡。

出版紙本書之後,電子書從哪來?

出版社與其他產業相同,必須考量自身人力,承接可負擔的業務量。部分出版社也許人力規模不若大出版社,在上架電子書時,便會以選品方式,優先上架已有電子書版權的經典、暢銷作品,盡量滿足多數讀者的心願,也能與內部人力取得平衡。譬如皇冠出版社的張愛玲、史蒂芬.金、三毛系列等、與印刻文學的王定國系列作品,都是讀者敲碗多年,終於上架的電子書。隨著電子書市場越趨成熟,這些出版社的上架進程也將漸漸跟上大型出版社,讓讀者喜愛的作品,都能有紙本、電子的多元選擇。

那麼,如果是之前並未簽下電子書版權的舊書呢?

出版社若要回頭談版權、簽立新約,必須耗費一定人力、經歷冗長過程,因此大多數出版社,會選擇在續約舊書時,一併洽談電子版權,這也是許多經典作品得以出版電子書的契機。譬如賈德・戴蒙的《槍炮、病菌與鋼鐵》、科/奇幻大師娥蘇拉.勒瑰恩《地海》全系列,與圓神出版新上架的《秘密》,都是許多人記憶中的經典書。此外,如聯經出版社的高陽系列,出版社本身也有社內公認的「鎮社之寶」,同樣會是積極爭取電子書版權的對象,而讀者許願、通路端反饋也是影響出版社決策的一部份。

出版社在洽談電子書版權時,無論授權方為出版社或作者,都可能碰上許多特殊因素,導致過程耗時、或者延宕。譬如東立、角川等出版社,由於內容大多為日方原作授權,必須經長時間多方審核、通盤了解,並確保漫畫在電子書上呈現的品質,謹慎維護讀者的閱讀體驗。而作者 J.K. 羅琳掌握版權的哈利波特系列中文版,無疑是許多大小讀者都引頸期盼的電子書,但至今因權利金過高等因素,仍延宕未決。

此外,根據作者、作品,在洽談授權時也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需求。科幻大師張系國本身擁有版權,而促使他點頭答應授權予 Readmoo 讀墨電子書的,正是針對作品內容特別費心造字,讓《城》系列中張系國自創的呼回文,能夠在電子書上完美呈現。

眼球戰爭下,電子書將閱讀帶入生活

也許有部分作者、出版社認為,電子書是扼殺紙本書與實體書店的競爭對手,面對電子書市場,許多出版社起初也持觀望態度,希望能等待市場成熟、有穩定商機後再投入。然而,於國外採自助出版的暢銷書籍《羊毛記》,作者休豪伊本身對電子書即採正面態度,認為隨著時代與讀者行為模式改變、紙本與電子書都是能將閱讀帶入生活的媒介,而可能導致「不閱讀」的其他選項,才是現下眼球戰爭中,書籍真正的競爭對手。

《羊毛記》在台灣出版時,休豪伊將紙本及電子版權一併授權予出版社,Readmoo 讀墨電子書在當時,與出版社洽談獨家上架,並搭配休豪伊參與書展宣傳《塵土記》的時間,進行影片專訪等一系列行銷活動。一如休豪伊於專訪中所說,他總是喜歡將新書稿拿給太太閱讀,並在一旁觀看她是否在正確段落出現預期的反應。

「一切的核心都在讀者,」作家不像圍著營火的說書人,能得到立即的反饋,但讀者閱後的反饋與需求,是作家寫出好故事的靈感,也是讓出版社能更貼近閱讀市場的參考資料,對於電子書版權而言,讀者反饋更是關鍵力量之一。如今電子書市場越趨成熟,多數如圓神出版的大型出版社,在談新書授權時皆一併將電子書版權納入,電子書的出版,也讓閱讀能用更多元的方式,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2020世界閱讀日,立即前往 ► 我要這本電子書許願池⭐️

延伸閱讀:

  1. 我為什麼找不到我想看的電子書?
  2. 數位世界,手工產業:你以為電子書是怎麼做出來的?
  3. 休豪伊:價格、盜版都不是問題,我只怕大家不讀我的書而已
  4. 為什麼電子書裡會有缺字漏字之類的「呈現不對」?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