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在迪卡看到一篇文章,女友買41公分衛生棉,男生嘲笑他大屁股,最後分手了。

🙅‍♀️:衛生棉不是看size的⋯⋯
🙎‍♂️:啊不然咧?屁股就大用的就大啊!

只看開頭和結局,有些人可能覺得很突然。不過看內文說明,當事人在意的不只是被笑不爽,而是對方對女性生理期的相關事情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卻認為自己懂得夠多能下判斷。

我能接受他對女生生理期的不了解
但我覺得在完全沒接觸也不了解的情況下
他卻直接以主觀扭曲這件事
還在公開場所直接以女生月經這種比較私密的事情開玩笑

可能有人覺得,嘲笑是一回事,出於不了解而嘲笑是另一回事,一個是個性不好,一個是個性不好又無知。不過我覺得當中有個關聯值得注意:

幽默在心理上有降低重要性的效果,當你拿一件事開玩笑,你也會覺得自己更不需要去了解這件事。這個效果值得注意,想想看:如果無知會讓你輕易拿事情開玩笑,而開玩笑會讓你覺得自己不需要懂更多,那這兩個特色就會構成惡性循環,讓人離自己該知道的事情越來越遠,然後,開越來越多不恰當的玩笑。

我記得演化心理學有一種「假警報理論」(false alarm theory)試圖說明人為何發笑:笑聲的一種效果,是用來表示「本來以為有危機,其實沒什麼大不了」。

紙袋晃動發出詭異的聲音,結果裡面是探險中的貓咪 → 好笑
紙袋晃動發出詭異的聲音,結果裡面是變身之後的「小精靈」 → 不好笑而且很危險

上述理論本身並沒有這些延伸,不過觀察各種幽默和嘲笑在社會上的運用,我們似乎可以說,如果笑聲有意思,意思之一就是:「本來以為有危機,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們可以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惹!」

有人辯護一些涉及歧視的喜劇,說「懂得笑,就不會恨了」。對我來說事情比較像是:「開始笑,就不用懂了」。

如果一則關於財富不均的意見很嚴肅重要,那就不好笑,如果你要回應,皮最好繃緊一點,假設你真認為有個笑話非在這個時機講不可,最好考慮清楚並謹慎措辭。不過如果這則意見其實是「只有左膠才會相信的白痴看法」,那我們就可以笑一笑,然後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

這並不是說幽默對於討論嚴肅話題沒幫助。我們很容易想到用幽默來反諷、表達特殊想法、引起人們注意力,並且進行倡議的例子。例如成功的喜劇影集《愛國者法案》用幽默介紹嚴肅的分析和數據。不同的鋪陳搭配有不同效果,這跟幽默可以用來降低事情的重要性,並無衝突。

總之,有時候光是笑笑,事情就會顯得不重要,這在面對不同意見時尤其方便。

筆戰裡的笑

在每則稍具規模的網路筆戰討論串,幾乎都可以蒐集到一堆用來表達笑的詞彙。以下不說別人,就講我自己用過的:

「什麼時代了還在講____,廠廠」
「等你崩潰告一段落再讓我知道」
「這樣也能凹,我也是笑笑」
「褲子還在嗎?」
「好了啦」
「笑死」

如果要加強語氣,在現行網路文化裡,上面這些東西後面都還可以加上「wwwww」。

不難理解為什麼有些人喜歡嘲笑不同立場者:如果你正提出自己的論點,有餘裕笑,可以顯示你對論點很有信心(不管是否真是這樣):我是對的,你不是對手,你的意見不重要。事實上就算沒有論點也無所謂,如果你能堅持笑到最後,感覺就像吵贏了一樣。總之沒事笑一笑,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如果你感覺自己立場可能站不住腳,使勁笑兩聲可能是讓自己看起來對的最後手段。

面對不同立場,嘲笑是好策略,如果你的目的就是笑對方的話。不過,如果你的目的是比較彼此的論證合理性,希望自己能建立更完整的看法,嘲笑有一些壞處:

影響別人:如同很多人期待的,嘲笑會讓對方進入更不容易提供好論點的心理狀態,像是惱怒或以嘲笑回敬。
影響自己:多數人都知道嘲笑會影響對手的心理,但似乎比較少人注意到嘲笑也會影響自身的心理。嘲笑會讓你對自己的看法更有信心,讓你「感覺」對方的說不值一哂、「感覺」自己不再需要負舉證責任。這些效果會和你持有的其他心理偏誤一起阻礙你評估不同意見的合理性。
增加賭注:最後,嘲笑別人的同時,也抽掉了自己的台階,讓自己待會更難認錯。

許多人低估在討論裡嘲笑別人造成的損失,因為他們低估討論的價值:讓別人補足你的盲點。

過去我曾經介紹過教育學者柏金斯(David Perkins)和同儕進行的研究。他們要求受試者針對社會議題寫出正反論點,並比較論點數量跟其他條件。柏金斯很自然發現,大家能想到的己方論點遠多於反方論點,而且當受試者IQ越高,能想出的論點也越多。不過特別的是,隨著IQ增加的論點數量,僅限於己方論點。

換句話說,這實驗顯示IQ越高的人越有辦法辯護既有立場,但反思能力就不一定了。要蒐集一個問題底下的完整論點,不管你的IQ數字是多少,跟想法不同的人討論多半是好主意。很明顯,如果你總是忍不住嘲笑對手,那你不太容易參與這種社會性的思辨合作,照文章開頭的分手案例,也可能因此失去重要的人。

我並不是在說嘲笑一無是處、不管怎樣都不該嘲笑別人。而是說,當我們更了解笑的好效果和壞效果,我們會更能明智判斷什麼時候該笑。

※感謝參與臉書討論的各位,感謝Hei-Ching Lam、BD cheng和柏木伊織給本文初稿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喜劇的言論自由,來自可受批評
  2. 我講笑話你沒笑,是你沒幽默感,還是我沒幽默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