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PS. 不能在麻瓜面前施展其他魔法,請見諒。

文/愛麗絲

「就讓詩為現實通電,看現實為詩點燈。」台北詩歌節策展人之一楊佳嫻,身著一襲桃紅色禮服,替台北詩歌節開幕詩演出《說吧,香港》揭開序幕。舞台中央的表演者,刷響吉他和弦,用也斯改編自香港童謠的詩作《執個橙》做為引子,以粵語娓娓唱和詩人廖偉棠寫下的香港歷史。

家道中落流落青樓的石香姑,1801年嫁給海盜集團紅旗幫首領鄭一,姓名從此成為鄭一嫂,鄭一死後,她改嫁其義子張保仔、接管紅旗幫首領,成為歷史上的傳奇女海盜。紅旗幫以大嶼山為根據地,在當時的鄭一嫂眼裡,自然不知那座大嶼山正是未來的香港離島,她的世界裡,是滿船海上飄揚的紅旗,卻也如香港的搖籃,在風浪裡晃蕩。

我只知道大嶼山
曾有我六百條海盜船
船上紅旗飄揚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中戰敗的清朝政府,割讓香港予英國。1847年,《海國圖志》作者魏源曾寫《香港島觀海市》,在他眼中繁華初生的香港,如海市蜃樓。

海國圖志不可能有這一章
割讓六年的香港
已看不清它的面相
似海市,似蜃樓
老魚吹浪
細看是英兵舞槍

1870年代,晚清詩人、政治家黃遵憲造訪被割讓近三十年後的香港,寫下《香港感懷》十首,當中一句「蠻雲迷寶髻,脂夜蕩花妖」,以詩人的犀利文字,剖析繁榮市貌背後,娼妓產業的昌盛。

1942年,民初四大才女之一蕭紅,一生顛沛流離,病逝於香港,以蕭紅為視角,廖偉棠寫下香港陷日時期的血跡斑斑。

收穫季迅猛
雨突然向天回升
所有的亂軍都幻影
少女們的青衫
濺染了廢園裡
血的酩酊

1952年,張愛玲懷揣不安,逃離中共建政下的中國,輾轉來到羅湖橋,廖偉棠筆下的她,早已預見未來將「大破大立」的中國。

走完這一條橋
一生一次的羅湖橋
一生無數的浮花浪蕊
請輕吹乾淨
還有更大的破壞將要到來

1967年,六七暴動第一位死者,是年僅十四歲的理髮學徒,廖偉棠將衝突裡身亡的他比喻為哪吒,儘管肉身消亡,未來仍將重生。

我不會自殺,半個世紀後
找回熟悉的旺角黑夜
看黑雨落下又再落下
撐著黃傘等我的是新的哪吒

而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裡,雙方決定香港的命運——中共將於1997年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於是在演出裡,我們聽到的是「他們二人共舞,說不需要第三個」,香港一如傳說中半人半魚的生物盧亭,淪為任人魚肉的犧牲者。

魚啊,永遠不要和人類跳舞……
否則只有砧板是你永遠的歸宿。

就在一九八四,一場命案事先張揚
就在香港,人們把香港遺忘
就在大嶼山,人們把所有船期都錯過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前夕,廖偉棠以也斯作為主角,道出數句沒有回答的疑問。

不是左就是右嗎?
不跳螃蟹卡農就要跳忠字舞嗎?
我們寫過的那些城鎮和街道
它們從未離開,談何回歸呢?

2003年,張國榮因憂鬱症,從香港文華東方酒店二十四樓墜樓身亡,四十六歲的一生窮盡華麗,永遠是世人眼底星光。

十年前我已窮盡華麗
就如這座化城鬼市
不需要像星被引力記起

2014年,雨傘運動清場前夕,從一位救傷員的視角靜看那些奔騰翻飛,不是第一次,也將不會是最後一次為香港起舞。

這個新生兒不需要
我的救護
我靜靜看立法會門外的立法
干諾道中的菜園泥土
黃幡翻飛翻飛
這不是它第一次為香港起舞

2019年,反送中運動裡每一位身先士卒、被指稱「死因無可疑」的無名氏,用生命捍衛的價值,我們必定不能陌生。

你愛她嗎
如果她是你鏡中的陌生人?

當青春棲止於飛箭。

她值得珍惜的美你知道
她面臨的憂懼你也不能倖免。

當盾牌碰撞聲聲漸進。

她的名字叫香港
她只是恰巧不是你家鄉。

2020年,如果是一位憑弔者,請不要帶一支白色花前往香港。台上的表演者們點亮數盞燈火,搖曳的光亮是記憶深處,永不止息的悼念。

Photo Credit:台北詩歌節提供

香港沒有香港
只有一座被浪圍砍的島嶼
她越過海平面,惦望著赤裸的帶電雲
如果你到香港請你不要帶一支白色花

演出的尾聲,以夢見未來的香港人作結,漆黑中仍要如火柴劃過,燃起一線光芒。

我夢見一個未來的香港人
當我像一根火柴劃過

而那道光芒,正扣合著今年台北詩歌節的主題——《所以我們發光》。光與人類文明密不可分,可以是「哀悼與創造的媒介」;而詩是用最洗鍊的文字,開展最奔放的想像。詩人在現實裡取材成詩,以文字為媒介,心中滾動的高熱將燃成永不熄滅的光。

2020台北詩歌節,自9月26日開幕詩演出《說吧,香港》開始直至10月中旬,包含焦點詩人張芳慈與多位詩人對談講座、跨領域詩行動等,一如策展人楊佳嫻與鴻鴻所言,「這些都躍躍醞釀著一份火光,預備著與讀者一起燎原。」

說吧,香港:

  1. 香港曾有家駒和BEYOND
  2. 到哪裡都會一直記得自己的身份,我不想忘記自己是香港人
  3. 就讓全世界繼續利用香港吧,有這樣的作用已經很好——專訪《我們的最後進化》作者阿木
  4. 「希望未來的香港有如神探登場的推理小說,真相可以大白,死人得以平反。」——《偵探冰室.靈》作者群訪談
  5. 馬家輝寫香港灣仔堂口,是一個關於「身不由己」的故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