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文/張容兒 「我覺得我做的是服務業,我是個服務者。讀者需要什麼,我就寫什麼給他們。」 未滿 30 歲,卻已經出版 28 本電子書、擁有大批讀者的情慾言情小說家琴研,笑意還帶著點青澀,但對自己的寫作定位絲毫沒有任何遮掩或遲疑:「我以前也想作 superstar,有很多粉絲,但現在我不想了,我只想作survivor (倖存者)」。 完整文章
文/張容兒 「我常常覺得大人很奇怪,要我們做的自己卻做不到……」 悠揚的吉他旋律響起,配上透明純淨的女聲,你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場獨立音樂會。走近一點,裡頭卻傳來了熱鬧的歡笑聲。 「哈哈!看看誰是哆寶王!」 喔!你恍然大悟,原來是一場桌遊趴? 完整文章
文、攝影/張容兒 慵懶舒適的週六午後,車輛在街道上川流不息地奔走,卻不覺得喧囂。抬頭仰望,可以看到湛藍的天空在綠葉的縫隙間,伸展出悠然自得的姿態。這就是民生社區最尋常的風景。跟著居住在民生社區四十多年的老居民、知名作家愛亞的引領下漫步民生社區,這才知道原來這裡絕不只有昂貴精緻的小店或所謂的「天龍國中的天龍國」。民生社區不但有人,有歷史,更有故事…… 民生社區其實是美援的產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