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崇凱的《黃色小說》,我讀到想哭。 不是吉田修一《路》那種技術嫻熟的煽情,不是乍讀《惡女力》、驚覺作者天真無邪人事懵懂一至於斯而憫然,而是終於有人寫出我從小旁觀異性戀男生諸般性事的感受——或許也寫進了當事族群的記憶後庭,徐徐揉撫他們敏感的 P 點。 完整文章
我自小養成的癖好之一,是觀察大眾運輸工具上的人。衣著、髮型、配件、妝容、手上滑的APP或讀的書,看人像張發票,記不清楚在哪消費的,條碼和金額卻陸續透露線索,引誘你進一步推敲。這人年紀多大,是什麼身分職業,回家路上或赴著什麼約,跟旁邊的人有沒有曖昧。有次在木柵線上看到三十出頭歲的微禿男子在看平裝本的《Perdido Street 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絕對是看小說。理論和精進的書要定期定額讀,小說比較像當沖,條件備齊,講求當下效果。過年不外履行義務,快快過掉為上,小說是最棒的精神時光屋。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台灣的2014年節奏非常快,政治的新契機跟新危機一起迸生,自己沒站在風頭浪尖上,卻要深思如何把握。 2015 沒別的,賺錢,也不忘精進。 完整文章
ISIS日本人質事件震動世界,媒體紛云日本國憲法第九條(放棄戰爭)或將改動。ISIS發出第一次通牒後,日本純文字線上討論區2ch上出現改圖,威脅影片中蒙著面罩的ISIS成員搖身變成「ISIS娘」,綠色頭髮,短髮,健康的褐色皮膚,胸部大,身高一米五。ISIS娘一邊吃香瓜,一邊威脅:七十二小時內交出二億顆日本的美味香瓜。旋即登上Know Your Meme(流行文化各種梗的百科)。 完整文章
人是什麼?人不斷提出答案,樂此不疲,而晚近最受歡迎的謎底是大腦,彷彿這個黑盒子一揭開,名為人類的災難就能得著解釋。相關的科普書多半不算太暢銷(《快思慢想》是例外),但每年仍有一定的新品項問市,傳達科普知識,也跟「鍛鍊」、「開竅」、「蛻變」等壓箱底的希望掛在一起。謎底同時是救恩,人類自戀物語又啟一章。 2008年,遠流譯介《改變是大腦的天性》(The Brain That Change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