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村博之;譯/郭凡嘉 我現在住在法國的巴黎,平時打電動、看電影,在想出門時去想去的地方。我把擅長的事物當成工作,除此之外就過著懶洋洋的日子,遇到了感興趣的生意或有趣的人,就試著投資。我就是過著這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世界上有很多無法偷懶的人,他們就像在大海裡游泳的鮪魚,一停下來會死一樣。所以像我這樣能過上偷懶的人生,或許也是一種才能。 完整文章
文/克勞蒂亞.哈蒙德;譯/吳慕書 許多人在睡前閱讀,是因為他們發現這麼做有助安定思緒。但是從心理學或生理角度看,睡前讀書顯然並不是好主意。 睡眠專家經常建議要培養良好的「睡眠衛生」習慣,這個意思不是叫你每兩天換一次床單,而是嚴格遵守臥室是專門睡覺的地方、別無他用;如果你不以為然,他們倒是有說性生活例外。這道想法的意圖是要讓臥室僅與舒眠產生關聯,只要你的腦中對此有強烈聯想便容易入睡。 完整文章
文/珍妮.奧德爾;譯/洪世民 救贖在一連串大災難的小裂縫中保護自己。 ──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註1 沒什麼比無所事事更難的了。在這個我們具有多少價值,是由我們的生產力決定的世界,很多人發現我們的分分秒秒都被我們日常使用的科技,當成財務資源牢牢地掌控、最佳化或占用了。我們把自己的空閒時間交給數值計算、以各種被演算過的版本與他人互動,並建立及維繫個人品牌。 完整文章
文/黃武雄 之一 學校該做而且只做這兩件事 1 一般教育工作者用「德智體群美」五育拿來作為學校教育的目的,尤其人格教育更時常被當作學校教育的重要目標,不斷被提醒要努力加強。 我所以會從人存在於這世界的原始趣向:「維生、互動(或稱連結)與創造」出發,來探討學校教育的本來面目,是因教育應以個人內在的發展,作為唯一的目的,而不能以這一代人的價值觀為標準,去複製下一代人的思想行為。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 「春水堂進軍大阪」,這是二○一七年六月中旬,日本媒體大幅報導的新聞。最具影響力的雅虎新聞,也放在首頁推播。最近,對日本人來說,「春水堂」變得相當熟悉。 春水堂標榜是珍珠奶茶的發源地,受到消費者歡迎。截至二○一七年六月為止,春水堂在臺灣有四十八家店鋪。在大阪開店後,在日本也有十間。二○一三年,春水堂進駐東京的一級戰區代官山,要排隊三小時才能入場,一戰成名。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 日本的學校會舉辦「教育旅行」,這樣的固定活動世界少有,通常是在國中、高中各辦一次。 在我參加教育旅行的一九八○年代,多半是去京都、奈良參訪古都。年輕人對古都沒什麼興趣,白天看了什麼,我沒印象,但晚上在旅館和同學熬夜「枕頭大戰」卻是快樂的回憶。 最近,教育旅行的地點愈來愈多元,選擇海外旅遊的學校也變多了。把教育旅行拉到海外舉辦的學校裡,公立高中佔了一○%,私立高中則超過三成。 完整文章
文/西村博之;譯/郭凡嘉 如果是不適合自己的事物,就算再怎麼努力,也難以有回報。儘管如此,各種故事裡卻很喜歡傳遞倖存者偏差的道理。 比方在戰爭時,有一百個人被送上戰場。最後只有一個人生還,其他九十九人都戰死在沙場上,那唯一生還者所說的話會被永遠流傳,剩下九十九人的聲音則不會被聽見。而這唯一生還者,就成了其他九十九人的代言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