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習慣把某些專業視為日常的一部分,例如烹飪做菜,就算是米其林主廚的手藝,我們都會覺得並不遙遠(只是吃不起);但我們也習慣把某些專業切割到日常之外,例如科學。但事實上,科學研究的起點就是日常裡的各種好奇,科學家關心的,和大家差不了太多──有沒有阿飄?科幻片那些東西做得出來嗎?今天晚飯到底要吃什麼? 完整文章
魯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希臘的詩人,用詩作闡述自己對宇宙的看法。在他遺留的著作裡,有一個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魯克萊修相信宇宙是無限大的,這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為此提出的論證,妙到近乎嘴砲。 魯克萊修之矛 假設宇宙有邊界。 假設你站在宇宙的邊界旁邊,拿出一支標槍,往邊界丟,當標槍飛到邊界處,要嘛它穿過去,要嘛它彈回來。 完整文章
文/齊克果 我剛從一場派對回來,我是派對上的活力與靈魂:我字字珠璣,人人都因此歡笑,崇敬我──但我走開,我在這篇日記裡確實需要用到如地球軌道一般長的破折號──我想一槍斃了自己。 一八三六年 去死吧,我什麼都可以切割,就是切割不了自己;我連睡夢中都忘不了自己。 一八三六年 很多人走到了生命的盡頭還像是個小學生;他們抄數學課本的解答以欺騙老師,懶得替自己求答案。 一八三七年一月十七日 完整文章
最近臺灣導盲犬協會的文宣引起爭議,文宣當中「理事長的話」引用宗教教義主張: 是上帝定規,一男一女才能繁衍後代,沒有人能違反這個規律;家庭,是一個照顧後代的組成;如果沒有產生後代的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家庭這樣的組成。[1]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翻開《沒經驗,是你最大優勢》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一直有種高亢的感覺,蔣雅淇好似一名小提琴手,不停地飆技法,求學如此、工作如此、創業如此,最後連送走父母與丈夫也是如此。 「怎會這麼激勵正向?」這份困惑一直橫在心底。 「或許因為是名人,長期在鎂光燈下的慣性使然……」我們自問自答了起來。 直到與蔣雅淇見面那天,見著她素樸外型與慢條斯理的談話節奏,跟書裡的文字像是天平兩端。 完整文章
《大亨小傳》裡一個角色,車行老闆喬治‧威爾遜,他的老婆車禍死了。不久前,他發現老婆給他戴了綠帽,但不知小王是誰,他懷疑這場車禍是謀殺。老婆之死讓他極度傷心。他眼神呆滯,對鄰居米切里斯追憶,當初他察覺有異時所做的事:「我跟她談了。我告訴她,她也許可以騙我,但她決騙不了上帝。我把她領到窗口,說:上帝知道你所做的事,你所做的一切事。你可以騙我,但你騙不了上帝!」 完整文章
文/王鵬翔(中研院法律所助研究員)本文獲原作者同意轉載,原文請見「哲學哲學雞蛋糕」 朱家安的《哲學哲學雞蛋糕》中,有這樣一句話(151): 「大熊:念哲學真的超沒前景的啊,如果當初考得上法律系,我打死也不會填哲學!」 我想回應大熊的是: 第一、「如果你當初考上法律系,最後你還是會碰到哲學問題。」(關於這個條件句的哲學問題,請見「自我矛盾的預言」和「宿命論 vs.決定論」)。 完整文章
文/約書亞.格林(Joshua D. Greene) 在某個深邃黝暗的森林東方,有個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場上牧羊。這裡的規則很簡單:每戶人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羊,各家各戶派出代表參加管理公地的長老會議。長年以來,長老會議做出了許多困難的決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