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克莉絲朵.赫斯特;譯/童貴珊 我和我丈夫傑西(Jessie),曾面臨一段艱辛的時期。我們和一位諮商師見面,他的專長是幫助病患在爆發健康危機之後,如何與家人一同共度難關。 大約半年前,傑西飽受中風之苦。接下來連續好幾個月,我們得不斷與醫生約診,與諮商師會面,同時也在家庭與婚姻中開始進行一些彈性調整與改變。 傑西不再是過去的傑西,我也不再是過去的我,我們因為那場病痛而被徹底翻轉了。 完整文章
文/安卓恩.歐文 我在艾咪床邊觀察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終於看到她在睡夢中靜止不動的身軀做出了一些動作。艾咪現在躺在一間加拿大的小醫院裡,著名的尼加拉大瀑布離這間醫院只有幾英里遠。 老實說,喚醒艾咪的舉動似乎沒什麼意義,甚至可說是有一點無禮。畢竟艾咪已經被診斷為植物人,而植物人雖然仍會有呈現半睡半醒的時候,但這對評估他們的病況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參考價值。 完整文章
相信大家從新聞中或多或少有聽聞「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Ebola virus epidemic in West Africa)。去年底台灣南部還驚傳疑似病例,還好只是虛驚一場。可是在交通異常便利的現代,伊波拉病毒境外傳入任何亞洲國家都不是件機率低的事件,台灣外交部與疾管署於 2015 年 3 月 19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