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分工細緻的現代社會裡,每個人都依賴著無數的別人才能生活,其中有大多數人互不相識──生活用具都得有人設計製造,沒有這些別人,個人很難生存──每個人都是組成「社會」這個大群體的一部分,一方面將自己的部分技能提供給社會,一方面從社會獲得其他人的付出。 從這個角度來說,理解別人,是在現代社會生活的第一等要緊事。 完整文章
文/小云 人在一生當中,相處時間最長的對象是自己,按理來說,最瞭解自己的人應該就是自己,然而事實卻往往不是這樣,就像那句「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人們很容易困在自己的情緒裡,猶如牢籠內的囚犯般抓著鐵窗猛搖,以為自己走投無路,殊不知出口就在旁邊,轉個方向就能看到──只要你願意去看。 完整文章
文/蘿蕊.葛利布;譯/朱怡康 夏綠蒂今天遲到,因為她從公司開車出來時出了車禍。她說她沒事,只是小擦撞而已。倒是熱騰騰的咖啡從杯架上掉下來,把她筆電潑了一片。筆電裡有她為明天的會議準備的報告,她沒有備份。 「你覺得我該告訴他們出了什麼事,還是今晚熬夜趕出來?」她問。「我想好好報告,又不想熊貓眼上台。」 完整文章
Readmoo 讀墨電子書於 12 月 16 日公布 2020 年度閱讀報告。2020 開年雖因疫情拉扯讀者注意力,但透過策展活動及新功能的陸續釋出,讀墨仍交出亮眼成績:總會員數近 70 萬人、總上架書量超過 14 萬本,合作出版社/作家數量來到 4,500 家;至 11月 30 日止,全年總閱讀時間達 9,200 萬分鐘,是 2019 全年的1.7 倍,總營收亦突破新台幣 2.5 完整文章
文/蘿蕊.葛利布;譯/朱怡康 「原諒」這個課題幽微難解,道歉也是。道歉是為了讓自己釋懷,還是為了讓對方好過一點?你是因為自己做錯事而道歉,還是你覺得自己的行為完全合理,只是因為對方認為你應該道歉,所以你用道歉來安撫他?道歉是為了誰? 心理治療有個詞叫「被迫原諒」(forced 完整文章
文/蘿蕊.葛利布;譯/朱怡康 這是滿讓人心痛的事。病人寄希望於你,但到頭來你知道自己幫不了他。遇到這種情況,你心裡會一直記掛一個問題:要是我用了別的方式,或是及時發現關鍵所在,是不是就能幫上他了?而你給自己的答案會是:也許吧。不論我的諮商小組怎麼說,我都沒有用對方法打動貝卡。在這個意義上,我的確有負於她。 心理治療並不容易,而且辛苦的不只是心理師而已,因為病人也必須為改變負起責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