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23年,罹難人數約14萬人的關東大地震發生後,川端康成曾和芥川龍之介及兩位文友特意前去淺草的吉原觀看災情。 芥川比川端大上七歲,當時名氣很大,但同行的川端似乎因為這次看到芥川面對死傷慘重、橫屍遍野時仍腳步輕快、態度冷靜地凝目注視頗為不解,即使之後曾與病苦的芥川同在一處溫泉療養旅宿,也不曾去探望。 完整文章
文/謝幸吟 俄烏戰爭2022年2月24日爆發。聯合國難民高級專員總署(UNHCR, the UN Refugee Agency)說,戰爭迄今,「有數以百萬計的難民逃離烏克蘭,每分鐘都有更多人逃離。」難民總署高級專員菲利波格蘭迪(Filippo Grandi)說,這是自二戰以來歐洲發展最快的難民危機。「發展最快」(fastest-growing) 這個詞,此時變得好負面。 完整文章
虛構作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自由,非虛構作品有毫不摻水的真實重量,奇妙的是,真實世界裡事件總有超乎尋常的發展,要嘛比想像的更荒謬誇張,要嘛比想像的更沉重離奇。 發生在現實當中的真實事件,整理撰寫成非虛構作品之後,不但精采程度不下於虛構故事,更是小說、漫畫、戲劇、影視等等改編的重要來源及參考。 而更要緊的是,這些作品可以讓我們想想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想想我們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談到在某些領域有所作為的女性人物時,常會有人反擊:「那不過就是些特例」──的確,以數字而言,在大多數領域展露頭角的指標型人物,女性沒有男性那麼多。但,這同時顯示另一個事實──在大多數領域,女性不僅在培育養成的階段缺乏與男性一樣多的資源,工作時也常常無法獲得與男性一樣多的機會。這個事實使得女性出頭變成「特例」,也讓那些有能力掙出一片天空的女性,時常會展現出比男性更堅定也更有彈性的能耐。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千禧年人們正在為跨入全新世紀慶賀時,對於我,除了換了工作,就是與生命中很重要的書邂逅,其中一本就是《我願意為妳朗讀》。 乍讀,是一個令人戰慄的禁忌愛情故事,到了第二部卻有了意外的翻轉,一個大秘密後的個人命運與時代悲劇拉開來,頓時如吞下鉛液,沉重窒息。 等翻開最後一部——第三部,無數的叩問與辯證洶湧撲進腦門。 完整文章
文/商周出版第四編輯室總編輯 劉憶韶 一年半前,當我重新回到編輯工作崗位時,打開法國亞馬遜一眼就注意到這本書名叫《Les oubliés du dimanche》的書。Les oubliés 指的是被遺忘的人、事、物,dimanche 是星期天,有什麼人事物在星期天裡遭到遺忘嗎?這書名究竟是想記起,還是想遺忘? 完整文章
文/樺山聰;譯/雷鎮興 京都,號稱「全日本最愛咖啡」的都市。這裡有一間超過半世紀、仍受到大眾喜愛的喫茶店「六曜社咖啡店」。 這間小喫茶店的營業地點,面向著大樓林立的河原町通。一九六○年代,許多激進的學運人士與藝術家經常出入此店;甚至與過去東京新宿一間傳奇的喫茶店齊名,因而擁有「東有風月堂,西有六曜社」的美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