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千禧年人們正在為跨入全新世紀慶賀時,對於我,除了換了工作,就是與生命中很重要的書邂逅,其中一本就是《我願意為妳朗讀》。 乍讀,是一個令人戰慄的禁忌愛情故事,到了第二部卻有了意外的翻轉,一個大秘密後的個人命運與時代悲劇拉開來,頓時如吞下鉛液,沉重窒息。 等翻開最後一部——第三部,無數的叩問與辯證洶湧撲進腦門。 完整文章
文/商周出版第四編輯室總編輯 劉憶韶 一年半前,當我重新回到編輯工作崗位時,打開法國亞馬遜一眼就注意到這本書名叫《Les oubliés du dimanche》的書。Les oubliés 指的是被遺忘的人、事、物,dimanche 是星期天,有什麼人事物在星期天裡遭到遺忘嗎?這書名究竟是想記起,還是想遺忘? 完整文章
文/樺山聰;譯/雷鎮興 京都,號稱「全日本最愛咖啡」的都市。這裡有一間超過半世紀、仍受到大眾喜愛的喫茶店「六曜社咖啡店」。 這間小喫茶店的營業地點,面向著大樓林立的河原町通。一九六○年代,許多激進的學運人士與藝術家經常出入此店;甚至與過去東京新宿一間傳奇的喫茶店齊名,因而擁有「東有風月堂,西有六曜社」的美稱。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孩子們大約幾歲適合認識納粹大屠殺(Holocaust)這個字眼呢?許多教育者建議年齡為十歲左右。不過,曾獲美國繪本凱迪克獎(The Caldecott Medal)與麥克阿瑟獎(MacArthur Fellowship Award)的作家彼得.席斯(Peter Sís)近期出版繪本《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完整文章
文/elish ※本文涉及《狂暴年代》部分情節 有時會發生這種事:頗受好評的小說一出就入手,想著馬上要看結果當然沒做到;還是掛在心上,但總是發生拿起來讀兩頁又因為其他突發因素放下、好一陣子沒再拿起來、下次只好再重看結果又來突發因素,也不是不好看但閱讀過程莫名的一波三折。 例如《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距今六十多年前,東京池袋,有個台灣人想賣台灣小吃掙錢過活,那時距離二戰結束沒幾年,從台灣回到日本的日本人不少,想像中賣台灣小吃應該有搞頭。不過他轉念一想,二戰結束後從中國和滿州回到日本的日本人更多,要做生意,應該瞄準大目標才對。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舜華先從荒謬而反諷的作者之死談起。 舒茲是一個渺小的鄉村教師,卻以繪畫才華受到某個蓋世太保賞識免於遣送集中營,也許眾人(包括他自己)心想這可僥倖逃過迫害,孰料舒茲竟被那名蓋世太保的對手當場槍殺於街頭,在舒茲創作的壁畫前。 這可憐又可悲的命運,奇異地引出身為波蘭人多舛的歷史遭遇裡,某些族類的荒唐行徑逼近可嘆可笑。舒茲的橫死演示了這道歪斜的結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