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談及寫作,我們深信它是人類的專利,不容機器染指

文/董啟章 人工智能在下棋之類的活動打敗人類,雖然令人感到挫折,但在純粹運算力上進行較量,電腦勝過人腦絕不出奇。可是,一談到 AI 寫作,很多人卻會斷然否定它的可能性,或者只是願意接受 AI 可以生產功能性的文本,例如商業用途的廣告或文書。如果去到文學的層次,也即是藝術創造的領域,我們都深信它是人類…

我們避談機器人的「感覺」,面對面時又怕「傷害」它們

文/雪莉.特克;譯/洪世民 2006 年春天,在 MIT 一間藝廊,林德曼表演了她跟艾辛格和多摩合作的成果。她在牆上裱貼了三十四幅她自己和機器人的素描。在一些畫中,林德曼呈現了多摩狀況外的表情,她看起來就像機器人;其他的畫則捕捉多摩熱切「投入」的時刻,而它看起來跟人無異。在這些畫裡,多摩和林德曼看似…

社會信用說了算,中共夢寐以求的完美統治正逐步實現

文/於淵(端傳媒特約撰稿人) 韓博天(以下簡稱「韓」):我在書裏沒有談到的,就是中共如何將新的數字技術用於實現目標。這是目前中國領導層為何對人工智能如此痴迷的原因,他們真的想讓中國成為這一領域的領導者。這契合共產黨的科層制度與它的組織原則:他們利用數字技術實施全面監控、控制、引導、審查等,新技術對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