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瑞克.卡普蘭;譯/吳妍儀 在我們對理論邏輯的討論中,我論證過,對於某些我們在乎的事情,我們的心靈基本上是在自我對抗,而邏輯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邏輯只是把問題形式化而已。當我們靠知性闡述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失去很多來自非知性功能、有潛在幫助的資訊:也就是來自我們的身體、想像力與情緒的資訊。 完整文章
文/威廉.許密德 上年紀之後,什麼對我們最有幫助?「孝順的兒女。」我十七歲的兒子想也不想就這麼回答。剛退學的他肯定知道自己有一對古怪的父母。這種事當然不好受,但絲毫不會破壞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因為親子之愛並非根植於無常的機運,而是出於意義深刻的恆久。這份恆久對父母和孩子都是禮物,鼓勵孩子行事別再像個孩子,開始掌握自己的生命。 完整文章
文/米果 開始意識到中年,或許是晨起面對鏡子的剎那沮喪,或許是照片裡的自己出現細微的老態,那真是日積月累之後讓人不得不認命的殘忍。 歲月來勢洶洶,既不暗示,也不掩飾,直直地來,用意鮮明。 然而類似這樣的挫折並未將自己逼到牆角,變老原本就不可逆,至多感慨一下青春不再,很快就看開,如果不看開也沒別的方法了。跟年紀對抗的微整型,頂多是最低階的外觀保衛戰而已,既然覺悟,就不必再多花錢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米奇大學畢業16年後,偶然從電視節目中看到以前的老師墨瑞罹患重病,不久於人世。 米奇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桀驁不馴、滿懷理想抱負的年輕人了,他放棄夢想,追逐世俗名利,甚至不再覺察內在稍縱即逝的迷茫。 但他終究動念,並付諸行動去見了墨瑞,在墨瑞清澄目光的凝視下,展開了心與心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李淑明 如果沒有打算幫忙,拜託就別多管閒事。 我的戀愛,我自己會看著辦。 二十五歲過後,我有十多年沒有「男朋友」。我並非有意如此,更不是人們經常所說的「一心只顧著工作,所以錯過了結婚時機」,也不是因為眼界高。除了替我送來各種快遞、外送的人之外,我壓根兒沒有機會和擁有 XY 染色體的人有私下聊天的機會,如果初次見面就說要跟他們談戀愛,豈不是很失禮? 完整文章
文/克雷頓.克里斯汀生、詹姆斯.歐沃斯、凱倫.狄倫 也許曾有幾十個人基於好心,告訴你該怎麼生活、如何做生涯抉擇,或是讓自己快樂。如果你走進書店的勵志書區,也可發現一大堆教你如何改善生活的書。但直覺告訴你,不是每一本書說的都是對的。你要如何分辨哪些是好的建議,哪些是垃圾? 完整文章
文╱潔西卡.勞瑞;譯╱張怡沁 小說寫作,是在編織連串謊言中,試圖獲得更大的真相。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 只要把悲傷寫進故事裡,就能忍受所有的悲痛。 ──伊薩克.狄尼森(Isak Dinesen) 你應該寫一本書。 當然,不論是誰,只要經歷過創傷,或曾經有過令人吃驚、難以置信的體驗,別人聽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句話。沒想到,這句話的背後原來是有科學根據的。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好人 二○一七年十月五日 0. 「我想成為一個好人。」 他這樣告訴我 像是自己從未 好好當過一個人 1. 我只是不明白 此時所落下的雨 和彼時所落的雨 是同樣的雨嗎 我只是 想停止這場雨 彷彿這樣 就能停止 我不停落下的哀傷 2. 你告訴我 要比風更快 要比林中的陰影更快 走在恐懼的前面 看不到恐懼 就能當作他不存在 3. 我不知道如何 向你開口 向你坦承 這場雨對我來說太長 完整文章
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文/陳夏民 近日遇見一位年輕的創作者,我問他最近如何,他說:「出書後,反而覺得更迷惘了。」 「迷惘?」 「常覺得其實自己寫得很爛,為什麼還要出書?」說完,他很體貼地、帶點自嘲般地向我微笑,但我看著他,想起了過往合作過的很多作者,還有我自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