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幼龍 認識自己是誰 好好想想你是誰。思索一下你最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人的一生其實有兩種履歷表。 要是你走在西門町或信義商圈,人來人往,忽然有個陌生人從後面拍了你的肩膀一下,然後問:「你是誰?」你只能用三句話回答他,你會怎麼回答?特別是不能說你的名字。請你想想哪三句話最能說明你是誰?最能代表你這個人,甚至會讓他聯想到你是某某人? 想一下,多想一下! 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我本來就是個很愛聊天的人,從學生時代開始便是如此,常會有人向我傾吐他的心事,我也很樂意聽對方說些什麼,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個下午,或徹夜促膝長談。如果沒有遇到緊急的事得馬上去做,我幾乎是來者不拒,與其說是聊天,我更喜歡陪伴對方的這種感覺,或許是我容易感到寂寞,聊天的時光不會覺得自己是孤單的,這樣很好。 沒有人是真正的孤島。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秋刀魚之味》全片沒有出現秋刀魚,是我對小津安二郎最深刻的記憶。 一如當年做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同事Y說邦子的文章像深夜遠處賣麵茶的吆喝,只聽到小販敲的卡卡響聲,即聞到了麵茶香。 對我來說,小津和較晚出生的邦子共同生活的日本昭和時代氛圍,即使經歷戰火,就是秋刀魚、茶泡飯、南瓜,還有小津自稱的做「豆腐」的。 完整文章
「做自己」、「愛自己」,這時代常聽見這樣的主張──然而這些高聲訴求反而反映出眾人內心的惶惶不安:為何我們需要學習如何善待自己,而心裏看似容不下自私時,卻又同時變得更加封閉、難以利他?有沒有人真的貫徹了「愛自己」的生存方式,讓我們瞧瞧會得到怎樣的人生? 彭雄渾,即是一個夠資格回答這問題的對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先是2011年買了尉天驄先生的作品《回首我們的時代》,再是2014年買了《荊棘中的探索》,後來好幾次在臉書上留意到允晨文化發行人志峰探望車禍臥床休養的尉老。 有幾篇還不只讀一次,文中呈現一位充滿智慧的長者,極其豁達地面對遭逢意外的命運,幽默、機智而溫暖。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閱讀的經驗裡,一定會遇上某些書,在你閱讀之後覺得「與預期不符」。 這「與預期不符」有壞的情況也有好的情況;壞的情況自然是你覺得這書讀起來不如原先想像的好看,讓你生出浪費時間又浪費錢的感覺,而好的情況則是你覺得這書比原先想像的精采很多,覺得一頭栽進去不忍釋卷,覺得自己和作者相見恨晚。 但也有一種「與預期不符」你很難說它是好是壞,只能說它和你的,呃,預期不符。 完整文章
文/洪荒 小時,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肚子痛。有一次,痛到沒辦法,忽然有靈魂出竅的感覺,站在自己外面,問自己:「那是你嗎?是你在痛嗎?」「我」和那個在痛的「你」似乎就分開了。沒有那麼痛了。 用第二人稱的書寫,就是因為這樣,我沒有能力自己刮骨療傷,但我可以為「你」如此。你是我,不僅是我。 完整文章
文/見城徹;譯/邱香凝 我就像這樣,在學校無法順利和朋友、老師建立人際關係,對現實世界懷抱著疏離與孤獨的感覺。正因如此,我拚了命地閱讀大量書籍,只要讀書,我就身處在只有自己的世界裡,誰也無法欺負我。 或許因為這個緣故,我喜歡的書有兩種類型。 完整文章
文/布萊克.克勞奇 Blake Crouch 譯/顏湘如 〉〉〉巴瑞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日 巴瑞.薩頓驅車停到波伊大樓大門口旁的防火巷。這是一棟裝飾藝術風格的高樓,外牆燈光照得白燦燦。他從一輛福特維多利亞皇冠車上下來,匆匆橫越人行道,推動旋轉門進入大廳。 夜班警衛站在成排電梯旁,開著其中一扇門等候疾行而來的巴瑞,大理石地面回響著他的腳步聲。 「哪一樓?」巴瑞一面走進電梯一面問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