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快樂可以用偷的嗎?或者,這只是另一項人類與生俱來的使壞本領呢?——《偷書賊》 《偷書賊》裡的莉賽爾,一面騎著車,一面這樣問自己,儘管有深切的罪惡感,臉上還是禁不住浮現笑顏。由一本盜墓工人手冊開始的《偷書賊》,寫下用文字療癒人心的晦暗時代。而真實歷史中的偷書賊,則寫下一樁樁圖書館盜竊案。 內神通外鬼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若真要列一份經典科幻作品清單的話,在這份名單上,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海柏利昂》(Hyperion)算是比較晚出世的。 那是1989年,兩伊戰爭結束沒多久,柏林圍牆才剛被推倒,人類正要邁向二十世紀最後一個十年,將此前的動盪做一個了結。年近七十的艾西莫夫(Isaac 完整文章
編譯/Jasmine 文字具有力量,文字形塑我們的世界觀,讓我們了解過去的歷史,傳遞意識形態、思想、文化與理念。如果當年納粹成功燒毀所有他們認定的「異端」書籍,並照計劃竄改相關歷史檔案與史書,如今的歐洲與世界面貌,會變成什麼樣子? 2017年初,發生兩則與「偷書」相關的重要新聞。一則是宛如電影的大型竊案,一則是二次大戰後非常重要的歷史復原任務。 完整文章
繼《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後,湯姆漢克斯和朗霍華將第三度聯手合作丹布朗作品——改編自丹布朗最新小說《地獄》的探秘新片。哈佛大學符號學教授羅柏蘭登這次深入義大利佛羅倫斯,追查波提伽利〈地獄圖〉。 完整文章
文/賀淑瑋 教書三十年,我碰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朱宥勳是極其特殊的一位。他的標準上課配備:筆記型電腦,打開,上線。我在台上口沫橫飛,他在台下搭搭搭搭,跟全世界來往,應答得不亦樂乎。假裝不在意,並且壓制走過去看他在搞什麼鬼的欲望,變成我那一年上課的常備心態。但我當然不是、也從來不想當開明偉大的老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