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節目開始之前的閒聊時,馬欣和我不約而同地提起《活著》書中的主角福貴,和他的老牛,也叫福貴。 我們都明白,「老牛福貴」的一生命運,象徵著敗家後境遇悲慘的「農民福貴」,也象徵著眾多平凡渺小的老百姓。 馬欣對這本書有深刻的感情,談起來卻冷靜自制,一如余華淡淡的敘述,卻沁入人心,揪痛了良久。 精彩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法國書市觀察:二度封城,Click & Collect應戰 完整文章
文/甘耀明 二○○三年初,我和崇建各自出版第一本小說,憑藉我們多年的開放教育經驗,接著合寫教育書《沒有圍牆的學校》。書寫得很快,近一個月完稿。當時我已離開教職,在花蓮讀書的校區宿舍寫稿;崇建則在卓蘭山上教書,寫稿。我們一天的電子書信往返五封以上,討論教育書的觀點與細節,並打氣。那真是美好的日子。    完整文章
於 2016/06/02 首播的「經典也青春」,再度邀請到了清華大學台灣文學所副教授賀淑瑋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中國作家余華的長篇小說代表作《許三觀賣血記》。 《許三觀賣血記》描述文革時期的中國,一名以賣血維生的男子許三觀的種種經歷。雖然這樣的小說題材看似殘酷且哀傷,但是余華卻在他寫實主義的文字裡,透過黑色幽默的筆法,顯露出這些卑微的小人物,如何在人性泯滅的時代裡,仍保有其良善的內在。 完整文章
文/阿潑 「真可惜我不會寫小說。」一次,我對朋友感嘆自己缺乏虛構的能力,朋友卻回:「現在報導的事都太荒謬了,寫起來都跟小說差不多了。」也曾有作家笑言:何須分出「非虛構」這等文類?台灣大多小說都有真實對應之人事的。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小說家暨編劇朱天文日前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接受 2015 年「紐曼華語文學獎」(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第四屆得主的桂冠,既是繼楊牧之後獲頒此獎的第二位台灣作家,也是第一位女性作家。 紐曼華語文學獎由奧克拉荷馬大學美中關係研究所(Institute for U.S.-China Issues)所設立,從 2009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