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遇上火車出軌事故之後,我沒有參加過任何類似團體,腦中的資料庫裡沒有相關記憶,想來在意外發生前也沒接觸過。我問安帛能否參觀團體聚會,安帛說今晚就有為上班族安排的深夜聚會,她也會參加,歡迎我一起加入。 聚會地點在這城東北緣的商業區,上下班時間交通繁忙,捷運班班客滿,還經常塞車;不過這個時間捷運站沒什麼人,路上的車也不多,整個區域充滿彷若巨岩的辦公大樓,只有零星窗戶透出燈光。 完整文章
文/岡田尊司(Takashi Okada);譯/陳令嫻 「Yes Set」手法 事前蒐集對方的資訊和攻擊對方的弱點也是思想控制的重要原理。 有一種心理操作手法名為「Yes Set」。準備對方會回答「Yes」的問題,重複提問幾次,對方就會覺得得到知己,變得易於操控,之後無論什麼都會答應。 完整文章
文/臥斧 「你認為我們利用大家的信仰在騙錢,可能還勸過安帛不要繼續參加聚會,但是沒辦法說服她;」珊德師姐的聲音很有自信,「我要告訴你,我們不是詐騙集團,只是在經營一門生意,這門生意,叫作『信仰』。」 信仰是門生意?不,我道,「宗教才是。」 我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我尊敬所有宗教當中關於「信仰」的部分。 但要讓宗教能夠運作,或多或少都得扯上「生意」。 謂之「生意」,並不帶有低貶諷刺的意味。 完整文章
文/彼得凱夫;譯/丁宥榆 數百萬人信奉傳統唯一真神,例如猶太教或基督教的上帝、伊斯蘭教的真主,而這些人都想上天堂。很多人相信,遵守神的旨意是通往天堂的道路。或許這麼說是曲解了經文的意思,且不論該信念是否屬實,現在因為很多宗教信仰者所相信的事,出現了我們要討論的問題。神的其中一個旨意關乎道德:我們應該幫助別人,且助人是為了別人好,而非藉此謀得好處,例如上天堂。 完整文章
文/ 夏曼.藍波安 這本書,就獻給我已逝去的雙親,大伯,我的三個小孩,一個孩子們的媽媽,以及給我自己。我用木船捕「飛魚」,用身體潛水「抓魚」,讓海洋的禮物延續父母親從小吃魚的牙齒,孕育孩子們吃魚的牙齦,讓波浪的歌聲連結上一代與下一世代的海洋血親,生與死不滅的藍海記憶,我做到了自己的移動夢想。 完整文章
先說理性勿戰,本蛇我對不同宗教信仰絕無輕蔑詆毀之意,純粹把古文翻譯翻譯(師爺:你給我翻譯翻譯)。最近國產遊戲《還願》爆紅,整齣故事恐怖且悲劇的核心,就在於一家三口的平凡家庭,無奈陷入迷信而萬劫不復。為了避免暴雷這邊不要說的太細,以免百萬玩家森氣氣。只是自有人類始即有宗教信仰,而某程度的虔誠也寄託了心理諮商與療癒的功能。 完整文章
劉仲彬 這氛圍會凝聚成一股力量,讓你更有信心期待被治療,得到幫助,但也會剝奪你獨立思考的能力。 「抱歉,我應該是不需要什麼心理治療了,經過『師父』的妙轉之後,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你們可能不信這一套,沒關係,還是祝你永生圓滿!」 這是我跟「師父」唯一一次隔空交手的經驗,時間是在「師父」的勞斯萊斯與五億精舍橫空出世的前兩個月。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 「愛為何總是令人擔憂與恐懼呢?」 「然而,捍衛過的信仰、追尋過的自由,都是生命走過的最佳印記。」 「你若愛你自己,就會自由。」 寫下滿紙奇幻情愛,身兼建築師與小說家雙重身分的阮慶岳,五月中旬於青鳥書店的對談講座上如是說。 完整文章
文/賴紳洲 小時我常常問自己:「拜拜有用嗎?神明是什麼?上帝、神佛存在嗎?神明為什麼不懲罰壞人?上帝、神佛怎麼沒有顯現神蹟?」 我常想著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為什麼我父親不負責任,苦了母親,我們三個小孩為了貼補家用,我在國小二年級就跟弟弟去工廠打工。 我人生的第一筆遣散費14元,邊哭邊看著自己手上的錢,因為我失業了。 當時的14元可以買28顆汽水糖,10元吃一碗麵加清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