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達瑞 寄出 ──首發車有感 或許是最後的了, 時光輕盈地抵達前額 關於尚未前往和必須前往 的名姓與住址,生命 是一首徹夜完稿的詩 在光之車廂裡,如夢 蜿蜒。下一站 的風景,被提前想起了 上一站的寓意仍尾隨而至 窗外或晴或雨,或許 可以是最後的日常 彼此互換座位與眼神 在某個站台,神秘地道別 突然有人就哭了 突然有人聽見昨日的回聲, 時間前行,我們是陸續 寄往城市的匿名信,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時,他寫了 117 封除了收件人名字之外、內容一模一樣的信,給 117 個不同的女孩,你可以看出他真的很想交女朋友;」年近七十的彼得‧加多斯笑得很淘氣,「那時他只能用手寫,所以需要重覆寫了一百多次,從這裡你也可以看出:他真的相信某件事。」 匈牙利導演彼得‧加多斯口中的「他」,指的是自己的父親。 1998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