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蔡翔任 清晨的光就像在幫我熱一杯牛奶那般飽和了起來,事物喝著時間慢慢暖了而變白。 那是世界的胎光,一層薄薄的愛,從擁擠的日子和人群的深處透了出來。 或者,我根本就只是個日長夢多的人。 學會習慣任何長度的一天還有空的,滿的庸俗的,荒謬的。 像結出空白的水果那樣荒謬而神奇。 在我和事物之間充滿著那樣的虛像,這樣日子,有時候,空白得碰不到前後的日子。前後的我之間有信天翁完整地飛過。 完整文章
光陰似箭,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比較快的,沒一會兒,春節假期就過完了,還沒補夠眠就要上班了Orz 「一個男人與美女對坐一小時,會覺得似乎只過了一分鐘;但如果讓他坐在熱火爐上一分鐘,會覺得似乎過了不只一小時,這就是相對論。」是愛因斯坦的名句。即使不快樂的時光,也能夠過得飛快,尤其是當人年紀愈來愈大,就越來越有時間過太快不夠用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蔡俊傑 小時候,睡覺的房間是通鋪,家裡小孩在那一片木板床上,各自有各自習慣的位置。那房間一開門會聞到老舊木材的氣味,迎面是一個小空間走道,左邊牆上開了一扇大窗,走沒幾步就是一道鎖死的門,門前堆放了一些印象中很少移動過的雜物,其餘就是大約比一般成人的膝蓋再高一點的高度用木板堆排而成的大通鋪。這通鋪只有在靠近走道一邊有一矮木拉門,其餘三邊都貼著牆。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歷經超過十年的修復計畫後,美國標準收藏公司終於在今年三月推出完整修復版長達237分鐘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距離當初上映的1991已經過了25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魅力毫無減損。 無論電影美學或時代意義,這部楊德昌的作品都是台灣電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如今終於以數位修復的完整面貌重現市場,應當為這部龐大偉大的作品撰文分析。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