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慕蓮 「就算真的政府是錯的,那也已經過去了,大家會理解的。」──Feel 劉 Feel 劉太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六四紀念館參觀,幾乎要被手上一大堆的購物袋給絆倒。這個紀念館其實是臨時搭建在香港一所大學的一棟建築物內部。「Feel」是他的英文名字,是來自四川的英文老師取的,顧名思義是因為他的成績非常好,對英文「有感覺」。紀念館門口站著一位身穿黃色制服的志工,Feel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同意轉載 幾年前因緣際會見著一位來自中國的長輩,當時習先生剛上台不久,大力打貪,該長輩對他讚不絕口,直說法律辦不了的,習先生都下手幹了,黨就是有力,就是爽快。俺一時好奇,開口相詢:「倘若習先生自己有弊案,又該何解?」該長輩微微一愣,回俺,「共產黨的內規比法律還嚴,沒問題的!」 完整文章
文/李敏勇 全世界的工人,團結起來。 ××× 哲學家只以不同的方式詮釋世界, 但重點在於改變世界。 —馬克思(1818-1883) 馬克思(Kral Max)的墓地在英國倫敦的高門墓園。 我和妻子到倫敦時,特別去瞻仰。第一趟遍尋不著,經過幾年,第二次再去,才找到。墓園附近的英國人也未必知道那兒葬著這位引領共產黨革命的人物。 完整文章
文/林育立 您得知道,眼前這座冰山我們只能看到一小部分,另外一大部分我們看不到。 ──主導「奧許維茲審判」的法蘭克福檢察總長鮑爾(Fritz Bauer),一九六四年 這個前身是東德共黨的黨自稱是現代和民主的政黨,可是絕口不提民主的前提是機會均等的多黨制,對四十年威權統治累積的龐大財產也保持沉默。 ──獨立清查委員會主席馮漢摩爾史坦(Christian von 完整文章
個人的生命與成就往往與他的學問與人生的歷練有密切的關係!這種觀點放在陳映真先生身上,那可說最恰到好處了! 新儒學大師徐復觀先生曾評陳映真道:「陳映真是海峽兩岸最有學問的中國人。」 當代文化評論大師南方朔先生說陳映真是「最後的烏托邦者!」 完整文章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