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娟芬 讀《認錯》,好像坐一個情緒的翹翹板。 一邊是強暴倖存者珍妮佛,平順的人生忽然被打亂,好似大浪撲上來又退走,細心雕鑿的沙堡,只剩模糊殘骸。 翹翹板另一邊,是冤獄倖存者羅納德,從小不學好,在強暴案發生後,被帶進了嫌疑犯的指認行列。珍妮佛篤定的一指,羅納德便被認定為強暴犯,即使喊冤也沒人相信,如此十一年。 完整文章
文/邱顯智 如果人間有地獄,就是深陷囹圄而確信自己無辜! ──電影《以父之名》 知道蕭明岳案,已是判決定讞後。 鄭性澤告訴我,他覺得蕭案應該是冤案,雖然已經判決確定,但希望我可以去探視,見他一面。我心想,連死刑冤錯案的當事人鄭性澤都說,蕭有冤枉,看起來是非去不可了。 隔著看守所玻璃,拿起話筒,我面對的是一個不斷拍打玻璃、不斷哭著的年輕人。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一定要救我!」 完整文章
文/達米恩.艾寇斯 有天早上,我起床弄了一大碗水果甜甜圈燕麥片當早餐,山姆鳥這牌子的燕麥片還真好吃。我一邊開心嚼著燕麥片,心想牛奶很快就會變成粉紅色了,一邊轉著電視頻道。水果甜甜圈燕麥片配卡通最棒了,但那天沒有卡通。所有頻道都在播放同一則最新消息:三名小孩在前一天遇害了。報導內容都一樣:三名八歲男童的屍體被人毀傷,棄置在附近的樹林。全世界的記者好像都趕到西曼菲斯來了。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有的讀書會,是因為一本書而牽起大家的緣分,但 Dakuo 讀書會,卻是因為另一場聚會而來…… 那時是 2013 年的初春,以四面八方參與者一同分享夢想為聚會核心的交流組織「交點」,在高雄舉辦了第一場聚會。聚會裡,一位剛從《早上十點以前搞定工作》書中得到晨讀概念的律師林岡輝,就在這裡提出了「一起讀書」的簡單想法,正巧也遇上了一群也想多讀點書的新朋友,Dakuo 完整文章
文/黃祺浩 「台灣除了江國慶、蘇建和的冤案,還有其他冤案嗎?」,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律師在台上問著大家。這問題不禁讓人思考,難道台灣有很多冤案嗎?而羅士翔的問題,又似在詢問我們:「難道台灣沒有其他冤案嗎?」 由 Dakuo 讀書會在 2015 年 3 月舉行的「人權與冤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