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因為疫情的關係,《007:生死交戰》的上映日期一延再延,這是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在大銀幕上飾演詹姆斯.龐德。大銀幕上的第一代龐德演員是史恩.康納萊,第一部007電影《007情報員》在1961年上映,倘若《007:生死交戰》能在今年上映,距離第一集就是整整六十年(而且康納萊已在去年去世),這六十年當中,007大約是全世界最知名的間諜。 但007實在很不間諜。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的八零年代相當神奇。 那個時候,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切辛苦的復興作業終於開始帶來某種穩定的感覺。雖然沒有「世界和平」,冷戰還在持續,但主要國家大致分邊站好,大規模的軍事衝突減少;民生漸趨穩定、基礎建設大多有了個樣子,經濟復甦的腳步越來越快(有時其實是衝太快)。 完整文章
文/黃羅 在推理文學中,間諜小說(Espionage)算是相當特別的分支,它和偵探小說最大的差異點,應該是有關正義的伸張,從個人主義的色彩提升至國家主義的基礎上。在這個類型裡頭,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無疑是享譽國際的大師作家。 樸實無華,人生如戲 約翰‧勒卡雷也是個筆名,他的本名是大衛‧約翰‧摩爾‧康威爾(David John Moore 完整文章
2002年由道格.李曼執導的《神鬼認證》,可說相當程度地改變了好萊塢諜報動作片的風格,以較為寫實的方式拍攝同類電影通常會誇大處理的動作戲,更大幅壓縮了動作戲的時間,使電影大多時刻得以集中在劇情及角色發展上頭,因此獲得了不俗評價,甚至還回頭影響到了同類電影的大前輩,使丹尼爾.克雷格主演的幾部「007」系列,因此與系列過往相比,顯得陰鬱及嚴肅許多。 完整文章
金門,舊稱浯江、浯洲,十四世紀後半以降即為海防戰略要地。在上個世紀的後半葉間,金門從貿易僑鄉一變而為戰爭對峙的前線,宛如冷戰的縮影。又在解嚴開放後,化身為台海兩岸交流的另一種「前線」。身處如此不尋常地方的金門人,是如何對應出自己的尋常生活? 【第一講 邊界與跨界:東亞視野下的金門】 日期:8月23日 星期二 20:00~21:00 地點:誠品臺大店3F藝文閣樓 完整文章
文/郭兆林 「極少人有足夠的獨立性,能看透當世的弱點和愚蠢,並且保有自我不受影響。」──1930,〈談蕭伯納〉 愛因斯坦是最常被作傳的人物,談相對論的專業與科普書籍也已汗牛充棟。綜合科學專業與傳記的更有裴斯 (Abraham Pias) 的權威著作 Subtle is the Lord: The Science and Life of Albert Einstein 完整文章
文/傑拉德‧德朗提本文原刊載於讀書共和國,獲授權轉載 正是冷戰的意識形態框架,塑造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歐洲認同,其中一項最重要的驅力,就是新經濟民族主義浪潮。這兩者當然是相關的;反共為戰後的成長年代中,席捲歐洲的新物質主義提供強而有力的正當性,而資本主義變成它自己的意識形態。法西斯主義的挫敗所造就的意識形態真空,促進新歐洲理念的鞏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