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志雲 苦苦栽培兒子拿到博士的媽媽說:「我是個很開明的媽媽,我不是個控制慾的媽媽,很多人都跟我講,人生的功課就交給自己孩子處理,可是要是孩子字寫歪了,我能不扶著他的手重新寫嗎?」 已經三十歲、百萬年薪的兒子說:「就算我是同性戀,我還是可以很愛你啊。」 「你愛我的前提就是傷了我,你要是愛我就要改變!」媽媽說。 「我也嘗試過很多次,但沒辦法,我喜歡的就是男生。」 完整文章
文/江昇;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初見謝凱特時,溫州街細雨撲簌,巷口的另一端,遠遠能見他高瘦的身姿。轉進咖啡店,見他細心而輕巧地撫平傘面,一片片整齊折疊,令人想起他的寫作,溫柔內斂,熨貼著故事中的寸寸皺摺。 情感債務與大人的傷口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農曆年前和王琄、楊麗音約採訪,工作人員臨時起意希望兩人拍支賀年短片,放上粉絲頁上向戲迷拜年,沒腳本、沒討論、沒套招,說來就來,兩人以狗年為汪汪諧音「旺、旺、旺」吠了起來,此起彼落、默契絕佳,笑翻周邊所有夥伴,而她們也樂在其中,遇上這兩位姐字輩的表演工作者的態度、即興與隨性,這才真正讓人明白什麼是戲精。 完整文章
「有志藝同看見愛」彩虹分享座談會 邀香港詩人黃裕邦談同志文學 你一定聽過看過許多出色的同志歌曲、電影或是小說,但是英文的同志詩歌你讀過嗎?2017年9月9日受邀出席「有志藝同看見愛」座談會的香港詩人黃裕邦Nicholas Wong,就是亞洲第一位獲得美國LGBTQ文學獎(Lambda Literary Awards)男同志詩歌首獎的的文學創作者。 完整文章
文/翁麗淑 在我擔任閱讀專任老師的學年,我設計了一個「閱讀傳記」的單元。介紹傳記可能的結構形式內容後,我用四本繪本介紹四個重要的女人,其中,瑞秋.卡森是年代最靠近我們的科學家。有學生注意到傳記裡沒有提到她的婚姻,問我:「瑞秋.卡森是不是沒有結婚?」 完整文章
徐嘉澤的同志書寫,比其他同類型的寫作相比,多了一分寬慰的力量與包容的特質,長篇小說《秘河》就是典型作品。 《秘河》以一位大男孩的出櫃開場。因為房間裡散落四處的同志刊物被母親看到,而向母親承認同性性向,母親聞知,震驚、害怕、激動,淚水氾濫。他把大門一關,放棄溝通,決定「與其選擇被放逐,不如大家在此共滅。」他認為,一家人「要互相愛也該互相折磨,那才是真正甜蜜的負擔。」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發表出櫃宣言,為同志平權拋磚引玉,實際上,同志平權運動從來就不是單一的政治示威,而是同志社群在各種領域攻城掠地,建立堡壘,才能推動運動前進。在美國出版業耕耘超過四十年的編輯迪南尼(Michael Denneny)就是一個例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