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常常透露一股「說出自己離婚很不光采」的氛圍

文/Mumu 我是一個在婚姻制度中感受到幸福的已婚婦女,但我同時認為不婚與離婚皆是很好的選擇,就跟我愛我的小孩,但我也覺得不生小孩非常好一樣。一個對自己的選擇感到滿意的人,是不需要拉別人跟自己站隊的。 在婚姻裡感受不到幸福就能結束、覺得人生沒有小孩比較快樂就不生,想離開就能離開、想不要就能不要,擁有…

三島由紀夫:用嘴巴說出想接吻的人,就是傻瓜

文/三島由紀夫;譯/林皎碧 用嘴巴說出想接吻的人,就是傻瓜。時常在三流電影中出現「我想吻妳」的臺詞,既然接吻的場所都有了,還問什麼呢?真是一個傻子啊!一瞬間兩人意氣相合,就吻下去了,縱使單方面計畫營造氣氛,但如果瞬間和對方意氣不合,也是像傻子一樣。應該營造意氣相合的狀況和氛圍來代替會話才對,假如單以…

感情裡最大的誤會就是以為總有相處的方法。沒有!

文/明星煌 我們的感情校正後不必回歸   孤單並不難受, 難受的是你清楚曾經有人不願讓你孤單。 #放下 #過度溫柔 #回憶重複播放 BGM:<我想我不會愛你>(演唱者:田馥甄) 感情裡最大的誤會就是以為總有相處的方法,沒有!有些人,比如你與他,就是不適合,你們會愛上彼此,你們有過美好的時光…

【讀者舉手】這一次真的要說再見了

文/咖啡魚兒 輯一:「七十億分之一的機率,我們從陌生人到陌生人,也是一種有始有終。」 這樣子標題總是使人遺憾,釋懷中帶著百般的無助感。從陌生人變回陌生人,我們的故事開始脫離彼此的軌道,一切的一切都在退回原本的樣子,沒有了過往的熟悉和習慣,曾經的我們徹夜長談,如今的彼此皆不互道晚安,書本裡的句子滿是遺…

我們決定分手時,離不開的三種情境:頓悟、積累、創傷

文/克里斯.史特曼;譯/鄭淑芬 離婚與本書前面所描述「愛的終結」的其它形式很不相同,因為那是一個耗時甚久的決定,需要搬出一大套理由,方能使這種決定在自己和周遭人的眼裡看起來都合情合理。由於離婚是一種有意識的決策形式,因此具有敘事結構,行為者通常嘗試以回顧的角度解釋自己或是當事對方的決策。愛的終結通常…

「變得更好」的邏輯陷阱,讓我們無法「愛自己」

文/AWE情感工作室、文飛(Dana) 認識真實的自己,沒有「夠不夠好」的概念存在    在復合前的我的確把自己的缺點都改了,真的「變得更好」了,我以為這樣做一切都會好轉,可是他仍然無法對我燃起過去曾有的熱情,因為問題真正的核心並不在於我的優缺點或我夠好或不夠好,就算我把缺點改掉了,我還是沒辦法安心…

前女友的效應,有時質問我們的,是對愛情根本的信仰

文/陳雪 你說你目前戀愛的對象有過一段長達十年的戀情,分手後他們仍是工作夥伴、生活上的朋友,他們依然掛記對方,他們擁有的回憶甚至發展出「默契密語」,突然在對話裡出現你根本聽不懂,你們才開始一年多的戀情總像是活在龐大的陰影裡。 「我永遠也無法追上他們,他們已經有十年的基礎了。」 「或許他最愛的人根本不…

有時我會想,我和她真的是男女朋友?還是其實只是熟一點的同事?

文/蔡智恆 「要知道你喜歡吃什麼真的很難。」她說。 『嗯?』 「十年前第一次邀你來烤肉時,問你烤肉時愛吃什麼?問了好幾次, 你只會回答:什麼都好之類的屁話。直到逼你一定要講一個答案, 你才說蚵仔。」她說,「所以從此我每次都會買牡蠣來烤。」 這個我沒什麼記憶,但確實每次在這裡烤肉時都有牡蠣。 「有次吃…

這個世界最難的事莫過於在多變的世界裡維持不變的關係

文/陶立夏 M: 深夜,三千九百英尺高空。前往米蘭馬爾彭薩機場的航班。然後轉機前往羅馬。 羅馬,永恆的城市。我曾在噴泉裡留下過願望。而此刻,你大概還在辦公室處理文件吧。等到你發現我和我行李箱已經不見,會是在什麼時候? 我沒有告訴你,最近開始反覆做著相似的夢。在夢中,旅途很長,但我忘記帶相機、帶膠捲、…

失戀時我們不需逃避負面情緒,必須好好地等待心情復原。

文/金惠男;譯/何汲 無論是相愛還是分手,抑或談另一段戀情,我們都不能或忘的是,真正的主體其實是「我」。愛情基本上是我本身感到快樂與幸福。 根據心理學家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的說法,「給予」的意思是發揮自己的潛力。換句話說,因為我活著,為了充實自己,所以分享自己的能力與力量給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