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英進 通過檢查站了,原先緊閉的高聳鐵門開啟之後,車子進入了昏暗的地下停車場。從這裡搭乘電梯往上到其他樓層,接受簡單的身體檢查,身高一六八公分、體重五十五公斤、血壓正常……我身上穿著白色直條紋的運動服,搭配白色的運動鞋。 「哇,改頭換面了呢!這麼一看,你真的長得很帥,臉型很俊俏,眉毛的形狀也像是描畫出來的一樣……」 完整文章
文/涂豐恩(「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如果你觀看遠東地區的夜間衛星照片,會狐疑地發現其中有塊缺乏亮點的黑色區域。這片黑色地帶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曾任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完整文章
文/小小平 北韓,大概是世界上最微妙的一個國家,完全身在全球化的潮流外,卻總是成為大國之間討論的議題,甚至可說是暴風圈一般的存在。但對於北韓的實況,外界卻始終處於資訊不明的狀況,許多新聞報導被槍決的高官,過了幾年卻又突然出現,高層的狀況媒體尚且無法準確掌握,更不要說身處在底層的人民了。 完整文章
文/蔡增家 在韓國的集體主義作祟下,一個人到餐廳用餐,不但會遭受旁人異樣眼光,還會被認為是人際關係有問題的怪人……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個極度講究集體行動的民族,因為日本人從小被訓練過著團體生活,並且在團體至上的原則下必須捨棄自我,所以他們常常被教導在團體當中要試著隱藏自我,同時日本人也強調「界限主義」,習慣以內圈圈及外圈圈,做為區隔他人與自己的分界點。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3月初,一本樣貌怪異的小說集突然出現在英國與美國的書店與Amazon網頁上,等著全世界的讀者把它放進購物車裡。 它的封面看起來像是製作過程粗糙的盜版書,或是從1970年穿越時空而來的老舊漫畫:穿著軍服和學生制服的人們正對著畫面以外看不到的地方高聲歡呼,個個笑容滿溢,像一群幸福的複製品。封面畫作從正中間被撕開一道裂口,露出了底下的書名——《指控》(The 完整文章
文/秦嗣林 伍叔叔本名叫伍思翰,江蘇鹽城人,雖然他是南方人,可是身高超過一米八五,魁梧得像一座鐵塔似的。伍叔叔在父親的建材行擔任搬運工人,從小我就看著他駕著滿載水泥、木料的三輪馬達貨車,鎮日穿梭各個工地。他力氣大得出奇,一口氣能扛三包水泥,當他站出來,活脫脫就是水滸傳裡的草莽英雄,所以父親都管他叫「大漢」,他則叫我父親一聲「三哥」。 完整文章
文/劉揚銘 文學家林語堂有一句名言:「演講要像女孩的裙子,愈短愈好。」當年他的一句話,讓北一女儀隊的制服從長褲變成短裙(這段歷史可參考本書《高校制服戀物論》第264頁),大概也是個制服控吧。林語堂說這句話的四十多年後,2014年9月行政院發布了一則新聞稿,為了消除對女性的歧視,將修法取消公部門「裙裝制服」的規定。 完整文章
文/芭芭拉.德米克 有一種說法認為,在共產國家成長的人無法獨立謀生,因為他們總是期盼政府會照顧他們。但對於北韓饑荒的無數受害者來說,這種說法並非事實。 北韓人民並沒有消極等死。當公共配給體系停止運作時,民眾被迫各憑本事填飽自己的肚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