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麥特.海格;譯/章晉唯 她決定自殺前兩小時,打開了一瓶紅酒。 以前的哲學教科書在她上方,那是大學時期留下的鬼魂,當時人生仍充滿可能性。房裡有株斑葉尤加,還有三盆小巧方正的仙人掌。她想像自己如果是無心的生命形體,成天在盆栽中過活,可能比較容易。 她坐到小型電子琴前,但沒彈奏任何樂曲。她想起自己坐在里歐身旁,教他彈蕭邦E小調前奏曲的時光。物換星移,快樂的日子也變得令人心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