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帕子媽 我100 次的孩子肚咕 只要100次, 100次之後,他就會懂。 緊緊擁抱他100次,他會知道我是愛著他。 遇到他應該是九年前,當時的他破爛不堪,耳朵是破掉的,身上的大小傷許多,連眼皮都在流血。跟他住在一起的前三年,我沒有看過他睡著的樣子。只要一點點的聲音他就會驚慌失措,再小的東西掉在地上或是我的動作稍大,他就會嚇到噴尿拉肚子。 他的每一個進步,都是用「年」來計算, 完整文章
文/大衛.K.謝普勒 那名十歲的小女孩坐在晃盪的鞦韆上,跟坐在她旁邊的鞦韆的社工聊天。「到底有幾次啊,」小女孩問道:「妳被強暴過幾次?」 問題來得漫不經心,彷彿只是隨意展開的對話,社工芭芭拉試圖保持鎮靜。 「我說我沒被強暴過,她很驚訝。」芭芭拉回憶道。 「我以為每個人都被強暴過。」她記得女孩是這麼說的。 「她的朋友在學校都會討論,」芭芭拉觀察道:「那是家常便飯。」 完整文章
文/正好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小說已經在全球衝下驚人的銷售量,而甫上映的電影版,無論票房、話題性與再度衝高的小說銷售量,不消說,全都穩坐排行榜。許多人對總裁與安娜的性愛過程愛情故事表達了極高關注,也藉此將SM的話題搬上檯面,甚至討論起女性情慾自主的話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