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黃勇 作為宋朝一個賣炊餅的小販,武大郎過的是小康生活:租得起臨街兩層小樓,平時酒肉不愁。這樣的生活不過是由武大每日挑幾筐炊餅沿街販賣賺來的,他一沒有被抽重稅,二沒有被衙役踢攤子,日子過得平靜悠然。如若不是登徒子西門慶攪局,恐怕這一家人也能安樂祥和地把小日子過下去。 完整文章
文/許進雄 在野生的動物群中,幾千年來人們最熟悉的,恐怕沒有比得上水陸兩棲的龜了。從很早開始,人們就覺察到龜種種天賦的異能,因此加以崇拜。尤其是它的長壽,更是人們所渴望的,因此常以龜取名,如龜年、龜齡一類。但是到了近代,它卻一變而成為人們普遍取笑與揶揄的對象。轉變之大,令人不解。 完整文章
※原載於【莊祖欣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位叫做董仲蠡的中國老師在一個廣為流傳的視頻中闡述「教育的意義為何?人為什要讀書?」 他舉例說,看到天邊飛鳥,讀過書的人就會说:「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而腹中無墨水的則只會說:「哇,好多鳥喔。」 邊看視頻我就邊想,如果當真看到好多鳥,就不該吟這句詩吧?因為他舉例的那句詩裡只提到了一隻鳥「孤鶩」嘛,並非好多鳥,是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