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冷香丸 《紅樓夢》好看,有時候不一定是從文學的角度,一般讀者看到第七回,也可能忽然對薛寶釵用的一種藥產生了興趣與好奇,這一味藥叫做「冷香丸」。 寶釵生病,在家靜養,管家周瑞的老婆去看她,問起這個「病」。 完整文章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抄檢大觀園 抄檢大觀園是讀《紅樓夢》的讀者記憶很深的一段戲吧,高潮起伏,事件層出不窮,人物個性也都一一鮮明起來。 抄檢大觀園起因於一個傻丫頭在花園山石洞裡偶然發現一個繡香囊,用今天的話來說,也就是在花園的隱密處發現了「黃色小說」、「春宮畫」或「A片」。 完整文章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鴛鴦劍 尤三姐是《紅樓夢》裡突出的人物,她總讓我想到《史記‧列傳》裡的「游俠」、「刺客」,想到荊軻,想到聶政或豫讓,為一個自己堅持的信念,不在意他人可能不屑一顧,不在意旁觀者訕笑辱罵,可以義無反顧,走向死亡。 她也讓我想到四面楚歌時圍困於垓下、在慷慨悲歌的項羽面前引頸自刎的虞姬,生命對她們來說,可以這樣豁達灑脫,沒有計較牽掛。 完整文章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焦大與李嬤嬤 《紅樓夢》第七回結尾出現的焦大,篇幅雖然不長,卻是被學者討論很多的角色。 學者討論焦大,是因為他喝醉了酒,罵天罵地,竟然罵起賈府的主子──老爺、少奶奶,也暗示透露了主人亂倫的姦情。 完整文章
文/艾虔 若對英國古典文學略知一二者,看見伊麗莎白、達西,即知是談論名著《傲慢與偏見》。 《傲慢與偏見與殭屍》屬於二次創作,保留《傲慢與偏見》大部分內容,部份句子加了幾個字,以及細節略做修改,全書只做微調,故事卻大幅改變,惟結局大致相同,誰跟誰結婚終究天註定。將原本金錢階級與愛情婚姻交纏的古典世情,一轉為血腥恐怖的殭屍故事,讓人嘖嘖稱奇又十分有趣,個人認為值得一讀。 完整文章
其實辭賦一直是古典文學裡很重要的文類,雖然這體類可以上溯到《詩經》,但更多時候賦其實是拿來當成遊戲的題材,像射燈謎或繞口令那一類。且漢代之後賦的寫作者即便有限,但它很容易與當時流行的文類結合,因此六朝駢文風行時有了駢賦,唐朝格律詩流行就有了律賦,宋朝古文復興於是有散賦……有沒有一種明天早自習國文要小考的港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身為一個譯者、不是作者,就要謹守某條界線。」周丹穎說,「依文本分析之後,那條界線會有變動,但譯者不會取代作者的創造性。」 周丹穎出版過好幾本小說,曾以作者身分拿下聯合報文學獎,另以兩篇英文短文中譯,拿下梁實秋翻譯獎,也出版過一本譯作《駁于連:目睹中國研究之怪現狀》──不知情的讀者,可能完全不會想到這是本瑞士漢學家畢來德(Jean Francois 完整文章
 《紅樓夢》寫生活小事,顛倒世俗價值,卻處處都是做人處世的機關。──蔣勳 好的創作者,大抵總是滿眼含著淚水看眼前的芸芸眾生。傅秋芳、李十兒、金寡婦、金文翔夫婦、趙嬤嬤、賴嬤嬤、甄應嘉、包勇、賴尚榮、衛若蘭……有的只寥寥幾筆,或勾畫出底層人物的卑微求存,或於人情世故知所分寸,或側寫伏線引人遐思。後四十回補寫的「灰色地帶」,更促使蔣勳一再回到前八十回,細看原作者書寫的精神品質、人物真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