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兩杯美酒就能阻止情緒低落,我絕對會拒絕十來顆藥丸

文 / 安德魯.所羅門,譯 / 齊若蘭 麥可‧波倫曾在《紐約時報雜誌》的文章中指出,在判定某種物質究竟合法或非法時,其實沒有真正一致的基準。他寫道:「媒體上充斥著模糊不清的藥品廣告,不僅承諾有效止痛,還宣稱能帶來愉悅,甚至滿足感。在此同時,廣告業同樣煞費心思,以『無毒美國』之名,妖魔化其他物質。我們…

在這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城市,記者若喜愛追根究柢,經常會被人用封口膠帶綑成木乃伊,丟進汽車行李箱⋯⋯

文/湯姆・溫萊特 「各位先生女士,歡迎來到華雷斯城(Ciudad Juárez),當地時間為早上八點。」時值十一月,天寒地凍,英特捷特航空(Interjet)2283號班機滑行於墨西哥沙漠的跑道上,機上一名乘客神情緊張,不斷撫摸藏在襪子裡的小東西,不知自己是否犯了大錯。華雷斯位於美墨邊境,粗曠嘈雜,…

奧運場上的禁藥史──安非他命曾是運動員寵兒

文/蘇上豪 十九世紀末重新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正好迎上歐美新一波「致幻毒品」(narcotics)的濫用浪潮,為了表現得更好,運動員不免俗地使用了這些「藥品」,而其中就屬惡名昭彰的「古柯鹼」最受歡迎。 古柯鹼是古柯葉最主要的萃取物,一八六二年由德國生化學家艾伯特.尼費(Albert Niemann…

可口可樂讓人上癮的秘方,其實就在它的名字裡

文/蘇上豪 最近看到所謂有國家「抗疲勞」認證的機能飲料,在各媒體上以鋪天蓋地的廣告方式宣傳。說喝了它不只有「爆炸」般的能量,同時更能展現意想不到的耐力,連世界知名的催眠師也不是敵手。 看到上述有趣的畫面,身為醫師的我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除了覺得政府不應該煞有其事替它背書,也讓我想起可口可樂發跡的故事…

他們是公園的先民,二十年過去了,街角的風景變了三次……

文/艾瑪‧史卓伯;譯/陳佳琳 伊莉莎白與安德魯的臥室太熱了。三扇窗戶都已經打開,還有一台循環扇左右擺動,但室溫依舊過高。伊吉帕普已經棄守牠平常在大床睡覺的老位子,跑到窗台打盹,伊莉莎白非常羨慕。空調在地下室。安德魯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總會等到熱得受不了,才會將空調搬出來。哈利出生前的某一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