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上豪 十九世紀末重新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正好迎上歐美新一波「致幻毒品」(narcotics)的濫用浪潮,為了表現得更好,運動員不免俗地使用了這些「藥品」,而其中就屬惡名昭彰的「古柯鹼」最受歡迎。 古柯鹼是古柯葉最主要的萃取物,一八六二年由德國生化學家艾伯特.尼費(Albert 完整文章
文/蘇上豪 最近看到所謂有國家「抗疲勞」認證的機能飲料,在各媒體上以鋪天蓋地的廣告方式宣傳。說喝了它不只有「爆炸」般的能量,同時更能展現意想不到的耐力,連世界知名的催眠師也不是敵手。 看到上述有趣的畫面,身為醫師的我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除了覺得政府不應該煞有其事替它背書,也讓我想起可口可樂發跡的故事。 話說一八八六年五月八日,住在美國亞特蘭大的藥師約翰.彭伯頓(John 完整文章
文/艾瑪‧史卓伯;譯/陳佳琳 伊莉莎白與安德魯的臥室太熱了。三扇窗戶都已經打開,還有一台循環扇左右擺動,但室溫依舊過高。伊吉帕普已經棄守牠平常在大床睡覺的老位子,跑到窗台打盹,伊莉莎白非常羨慕。空調在地下室。安德魯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總會等到熱得受不了,才會將空調搬出來。哈利出生前的某一年,他們甚至等到七月十五日。伊莉莎白踢開被單,翻身側躺。 「我還以為下雨會涼快一點,」她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