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的義務要求我們有原則抗命,而這種抗命不必總是文明

文/康迪絲.戴瑪;譯/許瑞宋 傳統上,理論家認為政治義務是服從的問題:我們的責任是遵守法律,尤其是在法律被假定為近乎公正和正當的民主國家。只有在不公正令人無法忍受,或不服從局限於非常狹窄的範圍,或兩者皆是的情況下,違法才是可接受的。 但我將證明事實恰恰相反:在現實世界裡的多數情況下,包括在民主、近乎…

【一週E書】在這個時代,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著你

文/犁客 一名二十幾歲男子迷戀偶像,這不奇怪;這名男子因此會去關注該偶像的社群網站、追蹤她的動態訊息,這也不奇怪;這名男子看著偶像的照片、下載,這也不算奇怪,然後他把照片放大、放大、放大⋯⋯直到偶像眼中的街景倒影佔據整個螢幕──呃,這有點怪了吧? 男子從偶像眼中的倒影,比對Google街景,找到偶像…

史諾登:對於人民隱私的尊重,才能衡量一個國家的自由

文/愛德華‧史諾登;譯/蕭美惠、鄭勝得 我的名字是愛德華.約瑟夫.史諾登。我曾經為政府服務,但現在,我為民眾服務。我花了將近三十年才明白這是有差別的,而當我明白時,我在辦公室惹出了一些紕漏。結果,我現在把時間都用於保護民眾不受我以前身分的危害—一個中情局(CIA)和國安局(NSA)的間諜,又一個自以…

「後真相」時代最重要、也最危險的故事是⋯⋯

編譯/白之衡 科幻小說很危險?或者說,全球局勢越加危險,科幻小說就越重要?經歷過對未來想像「徹底破產」的2016後,英國科幻小說家查爾斯.史特洛斯(Charles Stross)認為事實的確如此。他在網路媒體io9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談到了科幻小說在動盪不安的局勢中扮演的角色。 史特洛斯說,2016年…

《巴拿馬文件》公開的不只是醜聞,簡直是犯罪小說!

文/巴斯提昂.歐伯邁爾、弗雷德瑞克.歐伯麥爾 「叮咚!」 來到我父母親家已經三天,我、我太太和孩子們,而大家也都病了兩天。除了我以外。晚上十點,安撫最後一個病人喝了最後一杯茶,我坐在餐桌前,打開我的筆記型電腦,把智慧型手機擺在一旁。 接著就彈出一聲「叮咚!」一則新訊息。 〔無名氏〕(John D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