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完整文章
側記/沃草 Watchout 艷陽高掛的週末早晨,華山文創園區的拱廳內,已聚集百人。他們一會低頭抄寫、一會歪頭思考,將他們聚集在這的,是哲學。 這是由哲學社群「沃草公民學院」所舉辦的哲學普及年會,邀請台港共九個哲學普及團體與聽眾分享他們的哲普理念與實踐。年會第一次舉辦,就獲得共百人參加的好成績。 主題一:後設 完整文章
文/沃草 Watchout 戴著帽子,高高的清瘦身影,朱家安站在台前,手拿著簡報筆,這對他來說是個不陌生的場景,更是他身為專職哲學普及工作者的日常。 關注社會議題的人,大概都曉得朱家安這號人物,他經營部落格「哲學哲學雞蛋糕」,將哲學帶入時事議題作討論,讀者更喜歡親暱地稱他一聲「腦闆」。 完整文章
陳煥民,人稱「小龜」,哲學研究所邁入第六年多、近七年的老資格,除了博士生的身份外,平常也推動哲學普及,像是教授國中老師如何教孩子哲學。其實,哲學在做的就是「對話」,因為思想之間需要互相釐清、碰撞,這對於老師的班級經營很有幫助。 他以親身的哲普經驗,在烙哲學年會前導活動上,與大家分享他以倫理學推動哲學普及,以及為何要以倫理學開始的原因。 第一問:為何要做哲學普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