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有理性可言嗎?

人類常把情緒理解成一種跟理性對立的東西。在各種故事的老套角色塑造裡,「情緒擔當」跟「理性擔當」的個性會截然不同,從性情中人到冷靜冷血,在許多情況的立場也往往不同,提供劇情推進所需的衝突。在這套角色塑造裡,一種常見的理解是,情緒跟理性對立,因為情緒沒有理性可言:情緒不照著理性規則走,也不在乎種種理性規…

死刑,我們有把復仇權利交給國家嗎?

有種支持死刑的說法認為,在建立國家之時,就如同我們交出了暴力、偷竊等權利一樣,我們把復仇的權利讓渡給國家,因此國家不但有權利替被殺的人復仇,也有義務這樣做,否則就是辜負當初對我們的承諾。以下我試圖展開這種說法,並說明它可能有哪些問題。 我們放棄的那些權利,現在全都在國家手上嗎? 有些人對國家的想像是…

說人「因貪受騙」合理嗎?

柬埔寨人口販運案,一些人除了感嘆世風日下,也不忘補充這些受騙的人就是太貪,若當初不貪,就不會受騙。以下我將說明,這個關於貪的說法沒有什麼道理:它可能符合事實,但它也通常只是馬後砲,缺乏實用性,無法推論出有用的行為指引。 一分鐘哲學因果分析,忍耐一下很快就過去了 說人因為貪而遭致損失,這是一個「因果宣…

我們真有辦法相信「事實」嗎?

《自私的基因》作者,英國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另一身分是鐵桿無神論者。某次演講的QA時間,一位聽眾挑釁的提問:「你不相信上帝存在,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搞錯了,那怎麼辦?」,結果沒想到道金斯的回應更嗆,當時的問答影片在網路上到處流傳,我出於興趣譯了一個版本,你可以參考…

哲學家談為什麼你不該生小孩

以將來小孩的福祉為考量,我們該生小孩嗎? 對這問題,大家在生命每個階段的判斷都可能不同,然而我們的判斷方式大概不會差太多:首先,列出這小孩出生後可能得到的快樂和幸福,再來,列出這小孩出生後可能遭遇的痛苦,最後比較這兩者。 當然,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但若你考量小孩福祉,還是會盡力去評估。或許有些人並…

要保障宗教自由,就保障墮胎自由

有些人認為,美國現在不由憲法規定女人有權中止懷孕,而是由各州自己決定,這是宗教自由的展現:每個州的人民可以自己決定是否要依據某些宗教的教義來生活。 這種想法是錯的,而且若考慮宗教自由,應該得到相反的結論。 宗教自由的意涵是「政府不能為了排擠特定宗教而施政,也不能依據特定宗教的教義施政,以致於人們必須…

為什麼新自由主義不是自由主義

大概十年前開始,我逐漸相信自己是個自由主義者(liberal),舉例幾個跡象: 除非妨礙他人,否則我支持個體的權利。例如,我反對國高中因為學生不穿制服或「髮型怪異」而處罰他們。 除非會造成不公平的傷害,否則我支持交易的自由。例如考慮到大麻對身體的傷害甚至不如菸酒,我支持大麻的栽種和交易合法化。 我相…

「有空嗎?」當我們談時間,我們談的是時間嗎?

常常不是,其實我們是在討論其他東西。 幾天前,我跟家人一起開始看《怪奇物語》第四季。這季的開頭從一個陌生中年男子的早晨開始:他泡茶、打開報紙解拼字遊戲(總共61題),接著修剪盆栽。我脫口而出:他好閒喔。 「好閒」字面意義是「時間很多」,這名中年男子的時間很多嗎?若跟著往下看影集,你會發現答案應該是否…

【讀者舉手】理論上是如此,但無法應用在這個情況?──讀《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

文/傅元罄 《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主要想探討的是:我們怎麼把艱深難懂的現象學,當作一種「技藝」來實踐它,讓現象學可以展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就是說,在本書長達三十三字的標題(包含主副標)中,沒有出現的這兩個字,「技藝」,反而才是這本書主要的研究對象。 技藝:理論與個別案例的協調 簡單來說,技藝是一…

玩變形機器人玩具時,為什麼我們不喜歡用替代零件變形?

變形機器人玩具有時候用「替代零件」輔助變形。例如機器人的腳要變成車子,但是技術或成本無法支持讓腳掌直接轉換角度成為駕駛艙,所以用另一個零件代替。 我猜測多數人都跟我一樣,如果可以的話寧願選擇「真正的變形」,而不是這種「替代零件變形」。如果我可以直接扭轉腳掌的角度,讓它變成駕駛艙,豈不是更讚? 問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