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肺炎,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病毒名字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不過媒體還是大多稱呼「武漢肺炎」、「武漢病毒」、「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國對此自然不滿意,中國傳播學者周逵發表文章指出,這些命名恐怕「不利於武漢乃至中國疫後長遠的國際形象和品牌建設」。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一介窩居於巴黎公寓屋頂下陋室的平凡人,卻足以讓人稱他為「哲學家」? 因為他寫了很多金句(大誤),例如: 「人們不去傷害彼此是不夠的,還必須互助與互愛!」 「平凡是孕育和平和自由的豐足女神。」 「問題不在於去找到什麼適合我們,而是找到我們適合什麼!」 「這世上的愚蠢及虛偽者比比皆是,因為罕有人有自知之明。」 完整文章
討人厭的說教我們都遇過,師長、上司,或者不認識但年紀比你大的人,用他比你懂的態度告訴你他覺得你應該要知道的事,當中不時穿插對自己的吹捧。說教者通常不致力於讓你真的理解他的說法,也不會接受你講道理的質疑或反駁,似乎說教最終是為了自己而不是對方。 完整文章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確出現在影片裡,但在視聽呈現上,他做了另一種處理。 完整文章
人類是萬物之靈,我們已經稱霸地球,接下來還可能征服宇宙。但有很多看起來不難的事情,我們辦不到,例如依照新證據改變立場,跟不同立場的人好好溝通。人類不喜歡改變立場,也不喜歡立場不同者。這在政治上尤其明顯。一旦支持了某人,就算別人指出他的政治決策荒腔走板、說話毫無內容,在我們心裡,這更多是表示別人「被立場蒙蔽了眼睛」,或者「別有居心」、「是網軍」。 完整文章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與她筆下的名偵探伊集院大介。 完整文章
「自由落體情況下,亞里斯多德相信,越重的東西掉越快;」台上的講師說:「覺得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是錯的的人,請舉手。」 如果有很多人舉手,代表他們對自由落體的理解都跟得上時代,而且講師的課堂經營很不錯,讓大家能安心發表反對意見。如果沒什麼人舉手,代表講師當初或許應該改成這樣問: 「覺得亞里斯多德的想法不太對的人,請舉手。」 完整文章
有些人覺得討論定義很麻煩,有些人覺得「定義就是人定的,沒標準答案,見仁見智」。這兩種想法在一些地方都會遇上麻煩,因為你總是會碰到必須決定定義才能繼續下去的時候,而在這些時候,定義並不總是怎麼定都行。 以下,我整理人必須做定義的三種情況。讓我們從最簡單的一種開始。 你這是什麼意思? 完整文章
文/褚士瑩 「世界上可以學、值得學的那麼多,為什麼偏要學哲學思考?」 「就算學哲學思考,古今中外可以學、值得學的老師那麼多,為什麼是那個古怪的奧斯卡?」 這兩個疑問,大概是自從我去法國開始跟奧斯卡‧柏尼菲博士哲學踐行以來,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