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元旦或春節,我們都不由自主地許下一大堆新年願望,希望能養成好習慣,忘掉壞習慣。可是今年都剩不到三個月了,關於新年願望,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事情都過去了,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不好嗎? 只要用很簡單的數學,就能算出,如果每天進步1%,一年後就進步了原來的三十七倍!真的可以發大財了! 完整文章
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身體上的權力就叫「生命權力」,它其實並不難懂。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完整文章
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 我還以為這很明顯。如果你出生在一個能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代表你的家長不是礙於法令禁止墮胎,才不情不願把你生下來。 當然,我同意生命有價值,但身為生命的持有者,我得要有好日子過,才能感受到生命的價值。這再現實不過,若你生命的價值,要拿我活著的痛苦去換,那我只是你的祭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唐娜.塔特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長篇小說《祕史》,一鳴驚人。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的外觀,會覺得它有點厚──原文書的頁數是五百四十四頁;讀起來倒不像看上去那樣沉重,情節敘事很流暢,角色描寫很細膩,主要劇情發生在大學校園裡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學生小圈圈當中,是個帶有懸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假設你沒讀過任何一本勒瑰恩作品,那麼,或許你是個幸運的人。 因為在你的閱聽經驗裡,還有廣闊深邃的未知領域可以探索。讀勒瑰恩作品每回都會觸發新想法,但初讀所感受的悸動,獨一無二。 假設你沒讀過任何一本勒瑰恩作品,但喜歡科幻/奇幻作品,那麼,勒瑰恩的作品應該是你接下來理所當然的選擇。 完整文章
「提問」在各種互動教學和討論不可或缺:講師提出問題,要求學生思考、討論並回答,藉此讓學生複習內容、練習思考和表達,或者確認學習效果。然而,有些講師越來越不情願問學生問題,因為他們經歷過太多提問之後的冷場。以下,我提供自己常用的五個技巧,這些技巧運用得當,能讓提問更順利,達成講師想要的教學效果。 1.確認發問的目的 完整文章
為了抵抗社會的歧視和不合理要求,有些作家會強調女生要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不需要滿足不合理的社會期待,如果你想變成某個樣子,那是因為你喜歡自己是那個樣子,而不是因為各種社會壓力。 身為異男,我覺得同樣概念也適用於異男。 男生也應該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不需要依靠男子氣概、情場得意、炮友無數、亮麗伴侶這些「性別成就」來讓自己的生命有價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