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迪卡看到一篇文章,女友買41公分衛生棉,男生嘲笑他大屁股,最後分手了。 🙅‍♀️:衛生棉不是看size的⋯⋯ 🙎‍♂️:啊不然咧?屁股就大用的就大啊! 只看開頭和結局,有些人可能覺得很突然。不過看內文說明,當事人在意的不只是被笑不爽,而是對方對女性生理期的相關事情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卻認為自己懂得夠多能下判斷。 我能接受他對女生生理期的不了解 但我覺得在完全沒接觸也不了解的情況下 完整文章
這三個詞有類似命運,它們都不斷被別人提醒「不要只想到你自己」,像是: 「女人也會說教,為什麼只針對男性?」 「女性主義的目的是性別平等,既然平等,為什麼是『女性』主義?」 「『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其他人的命就不重要嗎?為什麼不改成『All Lives Matter』?」 己願他力問題 完整文章
同性結合專法施行滿一週年,行政院民調顯示,臺灣民眾支持同性婚姻者超過五成。這個數字比107年多出一成五,也和當年公投結果大相徑庭,但卻符合國際經驗:通常,在通過同性婚姻之後,國民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支持度會上升而不是下降。 完整文章
每家出版社的作業方式不同,編輯得面對的書籍也不同,有的時候編輯會自己參與版權選購、談判議價、編輯自己選定的書,有的時候編輯要編的書是公司分派的──編輯百百款,要編的書萬萬種,編輯的文字底子越好,越能保證編好的內容品質,興趣越廣,越能找到合適的包裝方式。 畢竟,雖說每本書的「生身父母」或許該算是作者,但真正把一份文字檔案變成「書」的,其實是編輯;在芸芸書海裡像尋找情人一樣尋找「The 完整文章
因為當你越渴望勝利,越容易忽略勝利之外的成就和成長。身為這種心態的受害者,我想跟大家分享一點心得。 在各種地方教論說文和批判思考,總是有人會問,那平常該怎麼練習比較好?我喜歡這種問題,因為它代表學生了解論說和批判不只是知識,而是能力和習慣,需要練習才能掌握並自然應用出來。然而,我給的答案通常第一眼不會讓學生很喜歡。 完整文章
不管是在演講時帶討論,還是真正跟別人討論議題,偶爾會遇到一種意見,認為誰是誰非就看「規則怎麼定」,或看「相對於怎樣價值觀的社會」。 round one :「所以大家覺得高中生應該穿制服嗎?」 :「校規有規定就應該穿,否則就不用」 :「…那校規應該要規定大家穿制服嗎?或者校規有權這樣規定嗎?」 :「這方面就看法律怎麼說」 round two 完整文章
「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這不是法國高中生哲學會考的題目,而是台灣「Phedo哲學獎」的「科學與方法組」和「文化與社會組」徵文題目。Phedo哲學獎由一群高中老師和大學哲學系教授規劃,希望吸引高中生思考哲學問題,並組織想法產出論述,除了上述兩組,第三組「政治與法律組」的題目也相當「魔幻寫實」:「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蔡竣宇(臺大歷史學系碩士生) 時間:二○一七年一月二十日下午二時三十分至五點 地點:王雲五紀念館(臺北市新生南路三段十九巷八號) 對談:吳密察(國史館館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兼任教授)    林桶法(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兼系主任)    蔣竹山(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藍弘岳(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完整文章
一張歐美國家領導人的合照,如果用修圖軟體把所有男性修掉,會變成什麼呢?答案是:變成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獨照。這組對照圖,來自《Elle UK》在2005的一則影片,片中蒐集政治人物的合照、國際會議的照片,看看把男人修掉之後剩下什麼。看完那些結果,你不會意外為什麼影片標題叫做「MORE WOMEN」,《Elle UK》顯然認為地球需要更多女性政治人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