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新自由主義不是自由主義

大概十年前開始,我逐漸相信自己是個自由主義者(liberal),舉例幾個跡象: 除非妨礙他人,否則我支持個體的權利。例如,我反對國高中因為學生不穿制服或「髮型怪異」而處罰他們。 除非會造成不公平的傷害,否則我支持交易的自由。例如考慮到大麻對身體的傷害甚至不如菸酒,我支持大麻的栽種和交易合法化。 我相…

「有空嗎?」當我們談時間,我們談的是時間嗎?

常常不是,其實我們是在討論其他東西。 幾天前,我跟家人一起開始看《怪奇物語》第四季。這季的開頭從一個陌生中年男子的早晨開始:他泡茶、打開報紙解拼字遊戲(總共61題),接著修剪盆栽。我脫口而出:他好閒喔。 「好閒」字面意義是「時間很多」,這名中年男子的時間很多嗎?若跟著往下看影集,你會發現答案應該是否…

【讀者舉手】理論上是如此,但無法應用在這個情況?──讀《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

文/傅元罄 《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主要想探討的是:我們怎麼把艱深難懂的現象學,當作一種「技藝」來實踐它,讓現象學可以展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就是說,在本書長達三十三字的標題(包含主副標)中,沒有出現的這兩個字,「技藝」,反而才是這本書主要的研究對象。 技藝:理論與個別案例的協調 簡單來說,技藝是一…

玩變形機器人玩具時,為什麼我們不喜歡用替代零件變形?

變形機器人玩具有時候用「替代零件」輔助變形。例如機器人的腳要變成車子,但是技術或成本無法支持讓腳掌直接轉換角度成為駕駛艙,所以用另一個零件代替。 我猜測多數人都跟我一樣,如果可以的話寧願選擇「真正的變形」,而不是這種「替代零件變形」。如果我可以直接扭轉腳掌的角度,讓它變成駕駛艙,豈不是更讚? 問題是…

人類有權創造生命嗎?

人類社會往往對於生育有很正面的看法,認為生小孩是好事該鼓勵。如果你明明懷孕了卻不打算懷孕到底,則不負責任。延續〈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能自由墮胎的社會〉的非主流看法,以下我將說明這種觀念並不公平,高估了「生命存在」這件事情本身的價值,並讓人類更容易陷入不好的處境。 一致性的論證 假設有一根魔棒,…

齊克果是基督徒,但對他而言,信仰神需要躍進黑暗中

文/奈傑爾・沃伯頓;譯/吳妍儀 亞伯拉罕收到一則來自神的訊息。這個訊息真是可怕:他必須犧牲他唯一的兒子,以撒。亞伯拉罕心中天人交戰。他愛兒子,但他也是虔誠的男人,知道必須遵從上帝。在這個舊約聖經《創世記》裡的故事中,亞伯拉罕把兒子帶到一座名叫摩利亞的山頂,把他綁在石頭祭壇上,打算遵照神的指示用一把刀…

被騙是因為你笨,還是因為你善良?

許多人覺得被騙很丟臉,這是為什麼詐騙受害者往往不願意求援和報案,也是為什麼有些人會容忍自己受到「感情欺騙」。對一些人來說,受騙就跟被欺負一樣,展現出自己的弱點和不足,然而真是如此嗎? 被騙代表你笨嗎? 當你被騙,通常代表你受誘導搞錯實情,並可能因此蒙受損失。若我們把「掌握實情」當成一種認知成就,顯示…

青菜有心靈嗎?這種問題應該如何討論?

「你怎麼知道植物不會痛?」 ⁡ 很難判斷是不是開玩笑,不過這個問題常用來挑戰動物權支持者: ⁡ 「你支持動物權,所以你盡量吃素,但你怎麼知道菜不會痛?」 ⁡ 青菜沒有感覺是一般人的常識,這個問題直接違反常識,但這也是它的奸巧之處。就像劈頭問你「你怎麼知道自己存在?」一樣,這問題把人強迫拉進哲學脈絡,…

【讀者舉手】從別人與懸擱,短暫的逃離限制:讀《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

文/傅元罄 與大部份哲學家不同,沙特(Jean-Paul Sartre)除了哲學理論的描述和建構之外,還特別喜歡寫「人物傳記」。沙特讓自己沉浸在歷史人物的過去,思考事情如何發生,以及他們在其人生中的「關鍵時刻」,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人的境況 會有這樣的不同,是因為沙特想到了、特別強調了我們生活…

若我能思考但不願意思考,那我到底是會思考還是不會思考?

很多時候知道事情怎麼做不代表你辦得到,因為你想要自己想要做,不代表你想要做。 比利時作家 Nathan Uyttendael 的書《優雅反駁的技術》羅列人回應不同意見的技巧,當中主要內容來自工程師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反駁金字塔」。格雷厄姆在2008年左右寫了《How to D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