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2022這本超好推!

2019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理事長冬陽錄了一集mooTube,談台灣的推理書市及台灣的推理創作,台灣推理作家協會那年循例辧了年會──那年的年會相當熱鬧,香港街頭的情勢正在升溫,好幾位香港作家仍然來台,言談間除了推理,還有大家對香港未來的想像以及擔憂;那天同時頒了「島田莊司小說獎」,島田大師也親自訪…

「我想把故事當成『法律普及』的管道。」──專訪《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

文/犁客 「寫小說痛苦啊,那十個月,明天要寫的今天還沒想到,」唐福睿說,「在我寫最後一個字之前,我都不確定我能不能寫得完。」 唐福睿口中的小說,是拿下「鏡文學百萬影視小說大獎」的首獎作品《八尺門的辯護人》──「因為想拍成影視作品,所以本來寫的是劇本大綱,後來才改寫成長篇,」唐福睿說,「我先前沒寫過長…

「把真凶找出來」遠遠不足以「伸張正義」

文/臥斧;鏡文學授權提供 倘若有個出現「謀殺」情節的故事,「誰做的」、「怎麼做的」常會是故事裡的主要謎團,尤其是傳統推理故事,解開這兩個謎團就可以滿足閱聽者,結束故事。這兩者會成為主要謎團的原因,在於謀殺事件發生的當下,很可能只有凶手與被害者在場,事發之後凶手不坦承、被害者無法言語,它們就會成為偵破…

沒有失語的人,問起公理與正義的問題——專訪《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

文/翟翱;鏡文學授權提供 社會有其形狀,層層疊疊的網,篩掉某些想往上爬的人,同時有人自大小不一的孔洞間墜落——墜到最底粉碎時,人們一邊收拾自己,才一邊發現原來這就是社會具體的樣子。名為安全的網,卻總是有缺口的結構。 唐福睿曾是結構裡的人。法律系畢業的他,曾任律師五年,之後考上公費留學,赴美國加州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