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蒂.康恩 Katie Khan 「完了。」他們猛然回神。凱莉思用力呼吸,在魚缸般的頭盔裡驚慌喘氣。 「靠。」她說。「我會死。」她朝麥斯伸出手,但他又轉圈轉走了,抓也抓不到。 「不會的。」麥斯說。 「我們會死。」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聲音在麥斯的頭盔裡隆隆震耳。「噢,天啊──」 「別這樣講。」他說。 「我們會死。噢,天啊──」 完整文章
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完整文章
春節連假,當然要讓平常被壓榨著寫稿的專欄作家們喘口氣,在雞年咕咕幾聲,同讀者們聊聊舊年心得新年展望,除了寫專欄之外好好交心一下。是故專欄作家們在新年開始之前被逼著交出了【專欄咕咕叫】系列專文,在線上陪大家一起過年~ (編按:想喘口氣?那是我騙你的啦咈咈咈~) 一、過去一年裡讀過最推薦的書 《如何愛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札記》心靈工坊 完整文章
文/海蒂.格蘭特.海佛森 接近目標的心態不脫這兩種: 一種是我說的「做得好」的心態,重點在證明自己能力已經很強,很懂自己在做的事。另一種是「變得更好」的心態,重點在培養能力、學習新的技能。你可以把兩者的差別想成這樣:前者是想證明自己確實聰明,後者是真的想要變聰明。 完整文章
光忙是不夠的(螞蟻也很忙),我們必須自問:我們在忙什麼? ──美國作者 梭羅 一心多用的迷思 研究顯示, 人的心智只有做高度自動化的行為(例如走路)時,才有辦法一心多用。需要專心注意的事根本無法一心多用,只能轉換工作(task switching),也就是在不同的要求間轉換注意力。一次做兩件或更多事,感覺上似乎是非常有效率,但其實我們只是先做 A 事,再做 B 事,然後再回來做 A 完整文章
本文轉自黃哲斌臉書,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 春節期間,我家四口照例不遠遊,除了吃睡、回丈母娘家、爬爬郊山,此外就是窩在家裡,啃啃年前像花栗鼠一樣,囤積下來的書堆,至今還沒啃完。 昨天到週末,是每年一度的台北書展,雖然,今年承辦單位捅了一個很糟糕的錯誤;然而,還是推薦大家有空去逛逛。 尤其,出版人譚光磊再次提醒,台灣的出版市場一點都不小,問題其實出在於⋯⋯ 完整文章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完整文章
文/蔡英文 我把車門關上,廂型車緩緩駛離競選總部,這一年多來的喧嘩和所有情緒,彷彿都留在競選總部的台前。車裡沒有人講話,回家的路上,打在車窗上的雨滴,像不久前支持者的眼淚,無聲滑落。如果有什麼事情最令我自責,就是那片淚海。 二○一二年總統大選結束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