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讀了黃湯姆討論圖書定價制的〈在大崩跌的時代,重建台灣出版的地基〉演講全文,頗受啟發,而文中關於「電子書」是否也該加入定價,想法是「先不予管制,給予它全幅的彈性,下一次檢討時再議」,正好自己最近也一直在思考紙/電書售價的問題,就來閒聊幾句。 完整文章
五年前,我曾在副刊以〈書海無邊,網路是岸〉為題,發表文章,宣稱「現在正是閱讀的美好時代」。五年之後,我仍然持此論點,且認為如今閱讀環境更好過當時。 日前在台中新手書店演講,我列出十個理由說明為什麼「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或許有人會問,現在不是生意難做,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嗎?不管是不是,那是另一件事,對閱讀者而言,現在卻是閱讀的好時光。 完整文章
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對作家而言,自己的作品如果有機會譯成外文、進軍世界舞台,絕對是一大肯定;不過,我們也許會「理所當然」想像翻譯成英文、德文或者法文、日文……好吧,簡體中文這幾年也是趨勢,但是如果是泰文、韓文或者越南文呢? 完整文章
出道以來,版稅公式大致如此:定價 × 10% × 印刷本數=版稅。曾幾何時,變了,減了,「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接著,「定價」改為「售價」。 「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情有可原,按「印刷本數」計算,本來就是佛心來的,這意謂書一印,就給錢,賣不掉,自行吸收,這出版社太大方了。 「定價」改為「售價」就傷感情了。據說是為了因應折扣戰而來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