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拉拉.優薩福扎伊、克莉絲汀娜.拉姆;譯/翁雅如、朱浩一 在那些失去光明的日子裡,上學是讓我堅持走下去的動力。當我身在大街上,我有種「任何從我旁邊錯身而過的人都可能是一名塔利班」的感覺。我們把書包和課本藏在我們的披肩裡。我父親常說,在小村晨光中,最美麗的事物就是孩童穿著學校制服的身影,但現在我們都很害怕穿上它。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阿米爾大人,您年少時代的阿富汗早就不復存在了。恩慈已離開這片土地,你無法逃避的只有殺戮。不停的殺戮。在喀布爾,恐懼無所不在。恐懼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近日阿富汗戰火再起,我想起第一本認識阿富汗人民的入門書——出版於2005年的《追風箏的孩子》,不免為那些受難的人們感到愴惶。 完整文章
文/馬拉拉·優薩福扎伊、派翠莎·麥考密克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們家裡總是擠滿了人:鄰居、親戚,以及我父親的友人──還有川流不息的堂或表兄弟姊妹。就連我們搬離窄小的第一棟房子,而我好不容易擁有「自己」的一間臥室後,那間臥室也鮮少是我所獨有。總是會有一名表親睡在房間的地板上。這是因為帕什圖法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殷勤好客。身為一名帕什圖人,你家的大門永遠都為了訪客而敞開。 完整文章